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五十一章 刺激
    第五十一章

    建平体校食堂。

    张全山撑着下巴,看着坐在对面埋头对付这常人三四份食物的苏祖,又转头瞟了眼坐在身旁的五大三粗的袁成敏,眼里有着一种哀怨、羡慕夹杂的复杂情绪。

    “你这什么眼神?别影响我吃饭,倒胃口。”苏祖大口地灌了口汤,瞥了眼张全山,有些无奈地说道。

    “省体工队真给你发试训邀请了?”张全山一脸怨妇的表情。

    “不算是,说是先见我一面。”苏祖大口扒饭,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那还不是一样。”张全山声音高了几分,接着又长叹了口气,幽怨道,“没理由啊。不就是个邀请赛第一嘛,想想我从小学进入少体校,后来到了建平体校,多少年的辛苦努力,竟然败给了一个进体校专业训练才四个多月的人。”

    “大头,你说这公平嘛?”

    “不公平。”袁成敏低头啃着一块排骨,撕咬下了一块骨头上的肉,慢悠悠地说道,“不过对一个邀请赛放太开决赛都没进入的人来说,谈公平不公平,意义不大。”

    “袁大头,你到底跟谁一伙的?”张全山放下手里的筷子,就要伸手去掐袁成敏,“说我说完,你四百米不也早早的给人淘汰,你复赛都没进。”

    袁成敏甩开了张全山的手,淡定地理了下头发,敲了敲手里的排骨,“我已经努力过了,这次去比赛就搭了人情,以后也不做这个梦了。”

    苏祖扒拉完了最后一口饭,看着张全山那做作的表情,摇了摇头,“全山,这不符合你没心没肺的风格啊。”

    “谁没心没肺啊,我……”

    话刚说了一般,一旁的袁成敏插嘴道:“他就被你刺激了呗,以前大家都混日子,突然有个人拿了第一,还被省队邀请试训了。心态平衡不了。我们体校才几个有被省队邀请试训的资格,在你之前,对了,就你宿舍里原来住的那个,一万米长跑的,算是田径队这两年来第一个去的。”

    张全山收敛了神色,筷子在餐盘上漫不经心地敲打着,“大头说得对,我就被刺激了。以前和我一批进来的人都是来瞎混的,天天喝酒打架,成绩不怎么样,欺负起人来个顶个的好手。后来被老谢开了一批,剩下那么三两个人,心思也散了,觉得没前途。你这回算是给我敲了警钟,到省队,就是专业队,开始拿工资,不像我们还要苦熬几年。”

    “你早该这么想了,好好打算一下。”

    袁成敏将手里的排骨扔在餐盘上,抹了把嘴说道,“上次林翔回来就和我聊过这个,要是天赋不够,或者能得到名帅的指导,别想着苦熬,没有用。”

    要说对苏祖被省队邀请去试训,不羡慕嫉妒那是假话,练体育的能有几个没有好胜心,就是本来没有,也在这种环境下给刺激得有了。

    可是竞技体育这东西,就是看天赋,是命,有时候想努力去拼都拼不过。

    他练体育多久了,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一直到现在中专二年级,六年多的时间,到现在也就拿个二级运动员证书。

    而苏祖呢,来体校满打满算也就四个多月,刚来的时候短跑成绩还不如他呢,可是现在,人成绩已经和他拉开了一个档次。

    “你们这说得好像已经板上钉钉一样,我只是去见一下而已,又不是真的去省队试训,就算是真试训,也可能会被踢回来也说不定。”

    苏祖看着气氛不太对,开口说道。几个扔相处时间不长,但某种程度上,是“这一世”真正意义上新认识的小伙伴。是他以一个后世居高临下观察者,逐渐变成参与者这一角色转变里同行者。

    张全山和袁成敏摇摇头,对于体育系统体校推荐选拔这类事,两人比他了解得要多得多。一般的情况,得到省队试训集训这种机会,很少会再有退货。而且就算真的省队的教练拉得下脸可以不顾忌各方面子,要将队员退回来也会有长达半年一年以上的试训期,有这个时间大部分的的运动员已经有机会站住脚跟。

    而且他们和苏祖相处一段时间,明显可以感觉得到在训练态度、主观能动性上,苏祖比他们两人不知道强了多少,基本就是属于那种教练员喜欢的类型。

    国内的教练,要说喜欢奇才有天赋的,这是肯定的,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教练员,更欣赏那种训练态度好,完成度高,能够耐得住寂寞性子的运动员。这个世界上有天赋而一事无成的人比比皆是,有时候能够最后走到终点的,不敢说天赋差,但同时一定是最有毅力和坚持的那部分人。

    而且进入省队后,起点完全不一样,再不济被分配到二线队三线队,或者转项目,或者人才引进(输送)成为移民运动员,在体育人才交流中转入其他省份。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多少都算是进入专业运动员这个领域,其中或许有利有弊,但比起普通的体校生,无疑有了更好的选择项。

    “现在有点后悔没有认真准备这次省内的邀请赛,无论是状态还是态度上重视不够。”

    尽管大家都知道参加邀请赛的机会难得,袁成敏甚至为了参赛还动用了些后台关系,但真的为比赛准备上还是有所不足。

    当这种机会出现的时候,大家可能都没有什么感觉,只有错失了,看到身边有人抓住的时候,才会产生一种叫做后悔懊恼的情绪。

    “亡羊补牢吧。”苏祖淡淡地说了句,青少年时代对于未来这种极度茫然无措,他曾经也经历过,而体校生可能是受性质的影响,算是比起普通的中学生成熟许多的群体。

    那种黑沉沉看不到前路,只能随波逐流的年纪,不是每个人都能目标清晰。多少人沉迷沦落,自暴自弃,在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年纪里,和同龄人渐行渐远,走上了另外一条不知前路的生活轨迹。

    正在几人稍稍有些沉默这当口,突然电视上的一则咨询吸引了几人的目光。

    体校食堂一般都有在各个位置悬挂这几台22寸的彩电,在吃饭的时间播放一些CCTV5的体育节目,提供一些体育类咨询信息给学生。

    “在刚刚牙买加金斯顿举行的第九届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中,牙买加一位新人小将以20秒61夺得了200米金牌。”

    随着电视上一个男主持人的语音落下,电视上的画面切换到了一个赛道的田径场上。一个身穿黄色背心,瘦高瘦高的黑人青少年选手,高高昂着下巴,凭借着巨大的步幅第一冲过了终点线。

    “这黑人哥们挺高的啊,那步子,三步抵我五步了吧。”张全山摸着下巴啧啧称奇,原本还稍显低落的情绪被新闻给完全带了出去。

    “这么高的身高也能跑短跑,黑人天赋就是变态,这200米是20秒61,要是没记错的话已经是国际健将级了吧。”

    苏祖在看到那个黑人选手的第一瞬间,人却是完全沉默了下来。

    他没法告诉张全山,你现在看到的这个黑人少年在六年以后会有着怎么样的惊人表现,短跑选手的训练选材会因他而改变,世界体坛为之震动,短跑规则为之更改,成为笼罩在无数短跑运动员头顶的大魔王。

    要不是这则新闻突然出现,苏祖恐怕都忘记了,这位比他不过大上几个月的短跑选手,将会在几年以后以绝对的统治力,成为这个星球上最耀眼的短跑巨星,没有之一。

    苏祖感觉到内心有一种难以形容惊颤,一种时不我待的强烈压迫感扑面而来。

    当我还在为一个排不上号的邀请赛冠军而有些洋洋自得,为了一个进入省队名额而沾沾自喜时,这个星球的另一端,那个人已经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并且将很快成长为无可匹敌的时代人物。

    “你怎么了,苏祖?”张全山看着苏祖身体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捏着筷子的右手嘎吱吱的作响。

    “没事,我也被刺激到了。”苏祖按捺着波涛汹涌的情绪,轻轻吐了口气。

    “唉,这有什么?这些黑人种族天赋太好了,我们比不了的。你看看跑进10秒大关的选手,出了一个好像是欧洲那边法国还是哪的选手,其他不都是黑人。放宽心,我们和他们不太可能有交集的。这种国际大赛,全亚洲能够进入短跑决赛的才几人。”

    “是吗?”苏祖放下了筷子,看着电视上已经跳过了新闻资讯,进入一个啤酒的广告。

    有句鸡汤说,当你超过别人一点点,别人会嫉妒你;当你超过别人一大截,别人就只会羡慕仰望你。

    PS: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一般是在七八月份举办,文中时间有提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