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四十九章 潜力耗尽?
    天还蒙蒙亮。

    已经是五六月的天气,建平这边地区白天气温不低,但早晚还是有些凉意。

    建平体校操场上,此时一个背心短裤的人影却是全身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正在绕圈跑步。

    郑威到操场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正在跑圈的人影,从他已经湿透衣物的汗水,郑威大概可以估摸着已经有经过多大的训练量。

    不说这些还在体校训练的学员,就是他这样离开体院一年多的毕业生,想要出这身汗起码也得上了一定强度的训练才能逼得出来。

    “威哥,麻烦你来得这么早。”苏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跑到了郑威面前。

    郑威皱着眉头打量了苏祖一眼,随手扔了一瓶淡盐水给他,“你这练得有点狠啊,身体能抗得住嘛。”

    “还行吧。”苏祖接连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下呼吸,小口小口地喝着淡盐水。

    “我觉得你还是悠着点,练这么狠,万一伤病了就麻烦了。”

    “没事,这个我还能承受得住。”苏祖不在意地说道。

    郑威摇了摇头,“你身体扛得住,但是你的文化成绩也要注意,科任老师已经有说你上课现在也是呼呼大睡,不听课了。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最好要报名一个大学上上,运动员是青春饭,也得为长久计。”

    “嗯,谢谢威哥了,我会注意的。”苏祖点点头,从邀请赛回来后,他给自己的训练加量,高强度的运动造成的疲劳感,使得他在文化课基本和以前看到的那些体校生一个模样,上午三四节课,基本都是趴在桌上睡觉。

    “对了,威哥,庄教练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就这一两天吧,省里组织的这次教练员培训会点了他的名,老谢那边也希望庄教练能够提一级,能够到一级教练员的话,也有利于我们体校形象。”

    “说起来,庄教练能够去成这次培训,跟你也有一定的关系,你在邀请赛表现不俗,听说庄教练做运动员时候的恩师,很希望他分享一下青少年运动员训练的经验。”

    “嗯?”苏祖这个倒没想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郑威点头道:“你想想你进体校才多久,去年12月来的,到今年4月份参加比赛,中间还有春节,满打满算,其实也就4个月的时间。这4个月里你百米成绩提升了多少,差不多1秒了吧。虽然说主要还是你个人天赋好,但也不能磨灭我们教练组的功劳嘛。”说到后边,郑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青少年运动员训练一直是一个挺大的课题,以我们短跑为例,一个运动能力不错的少年,如果有好的教练指点训练,半年一年时间,从14秒13秒,提升到12秒以内都是能做到的。但再想从12秒往11秒内提升,短期内就很看运动员的天赋了。”

    “反正就是11秒开始,就开始卡了,庄教练和我聊过,一级运动员是分水岭。”

    “嗯,你说的没错。现在看你这状态,我们也担心,你这几个月成绩长太快,就怕你上限来得太早,再要从一级往国家健将级提升就难了。”

    苏祖知道郑威说的这些都是正常的情况,他虽然明白自己的情况,暂时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其他人不相信。这种时候,你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提升成绩,用事实说话。

    “来吧,威哥,准备开始了。”

    苏祖将手里的淡盐水放在一旁,经过刚才聊天的休息,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准备开始下阶段的训练。

    “真是欠你的了,这一大清早的。”郑威摇了摇头,陪苏祖走到起跑线前。

    “能者多劳嘛。”苏祖笑着道,这冲邀请赛回来之后,他就死缠烂打的拉着郑威陪他来练起跑。其实之前两人在苏祖训练完加练就有练过这个,不过拿个时候主要是在起跑的动作和发力要点上。但是这次邀请赛让苏祖意识到,他和真正优秀的短跑运动员在起跑反应的差距。

    他现在相对的优势就是步频快,能够更快地完成加速,但如果在起跑反应时间上落后的话,这一点优势很容易被人抵消。

    所以要加强起跑的反应时间,顶尖的起跑选手的反应时间都在0.2秒以内,普通人没有经过专业训练,0.5秒甚至1秒的反应时间都不稀奇。

    上次邀请赛后,苏祖也让教练庄韬去查看了他的起跑反应时间,毕竟邀请赛有着全套的电子测试计时设备。结果发现他的起跑反应时间都在0.3-0.4之间,比起普通人是不差了,但作为一个专业的百米短跑选手,这一点简直没法容忍。

    ……

    “我不同意!”

    一个斩钉截铁的声音在榕海省体工大队内的田径训练场响起。

    庄韬满脸怒色地望着面前这个瘦瘦小小,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要不顾忌着曾老师年事已高站在身边,他早动手上去狠狠地扇他一巴掌。

    “曾教练,您是前辈,我是尊重您。但是你们把省体工队当成什么了,随随便便就说要加人进来,我还怎么工作。你们要知道,我的训练计划是安排好的,不是临时谁想来就能来的。我想问,你们这样做符合规定吗?我不能同意你们要让你们的这名选手加入我们体工大队短跑队。”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看着瘦小,但说起话来声音洪亮,气势十足。

    “姓沈的,你说谁不符合规定了。榕海省体育工作大队有为国家培养输送高水平运动人才的责任和义务,这在大门口的横幅挂着呢。我们推荐人加入怎么就不符合规定政策了,你倒是说个明白。”庄韬圆瞪着双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位上任不久的省队短跑项目的主教练,厉声喝问。

    “小庄!”站在一旁的曾惠珍皱了皱眉头,伸手拉住了昔日的弟子。

    她在省体工队工作多年,了解的内情比别人多得多。这位省队短跑队主教练沈国营虽然上任不久,但却是省体育局领导花了大代价从国外请回来执教的。对方毕业于美国著名的体育大学春田学院,先后在亚利桑那、华盛顿和明尼苏达等地大学执教过,有着丰富的海外执教经验。

    可以说,即便是国字头的几个教练在执教经验和培养人才上,也不见得比这位沈国营教练优秀到哪里去。如非必要,曾惠珍这位在体育系统工作半辈子的老人也不想和对方起冲突。

    庄韬被曾惠珍拉了一下,冷哼一声,转过头退到了一边。

    他虽然被这位喝洋墨水回来的沈教练开口一套训练计划,闭口不合规矩给气得够呛,但他终究是过了那个冲动之下会动手的年纪。

    而会被这位沈教练给气成这样,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

    这次省里田径协会在两岸三地邀请赛结束后,组织了一场榕海省田径高水平教练员工作总结会,他应邀出席发言了关于培养青少年运动员的若干意见,结果当场就被这位留洋归来的沈教练给批得惨不忍睹。

    两人当场就差点吵了起来,好在当时出席会议的田协领导在,庄韬也自知在专业素养上和对方不是一个层次,只能悻悻地坐下,听对方论述国外的各种“先进经验”。

    如果仅仅是这样,庄韬自认虽然气不过,但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事情就在于今天,他的恩师,在看过他提交的苏祖个人资料后,觉得很有潜力,值得到省队来进一步培养发展。

    结果就是现在,他和曾惠珍两人来到省一队,提出给苏祖一次试训邀请,而这位田径队的主教练沈国营,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张口闭口,不是训练计划已经排满,就是人员超额不接受新人。

    他庄韬是有私心希望自己培养的队员能够有所成就,他跟着沾光打出名气,可哪个教练不是这名想的,他同样也是一心为了给省里给国家培养输送优秀人才。

    “沈教练,我毫不怀疑你是一位优秀的教练。”曾惠珍语气平和,丝毫没有咄咄逼人的锋芒,“我向你推荐这位运动员不是因为我个人好恶,也不是因为这位庄教练曾经是我带过的队员,而是我在看了对方在详细资料和前些日子省里的青少年田径邀请赛中的表现,以我从事体育培训三十多年的经验,这是个很有潜力的选手,值得我们进入我们省队更进一步培养。”

    曾惠珍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一位大半辈子都贡献给了体育事业的体育人,谈起这方面问题来的时候,自然有着强烈的自信和气度。

    “没错,是这样。”庄韬忿忿不平地开口,“沈教练,你要是因为说我们两人在上次会议里的口角之争,我可以向你道歉,但你不能因为个人的因素,而耽误了一位优秀运动员的未来。”

    “曾教练,您提供的个人资料我已经看过了。”沈国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稍微迟疑了一下,“我个人的意见还是不适合,这样的选手我曾经见过,但最后成就都有限。”

    沈国营说着又朝庄韬点了下头,“我个人对于庄教练在培训理念上有差异,但我本身同样很敬佩你们为体育培训做的各种探索工作,我不同意他进入省队,也不是我们个人的情感因素,而是从实际的角度出发。”

    “沈教练,我想请问,你是从哪些角度认为这位选手不适合的?你连人都没见过,为什么一次试训的机会都不提供?”庄韬明白对方工作方式是一回事,但不代表他就真的认同。

    “大数据的分析。”沈国营慢慢地说道,“我在春天学院曾做过一次数据调研,统计了全美超过一万名田径运动员在他们小学、中学和成年以后的成绩,其中一项很重要的数据显示,这些运动员在十五周岁前运动能力最突出的一部分,他们成年以后在各自专项领域取得的成绩,远远达不到人们预期的那个高度。”

    “这里面的运动生理学我相信两位其实也有所了解,太早进行大强度训练,能够让一部分运动员进入状态,超出同龄人。但一旦进入成年阶段,由于身体过早的成熟,他们的成绩反而没有大的提升。这还是很多都是体育天赋非常好,普遍生长发育比黄种人要早得多的黑人和白人选手。”

    “你们二位提供的这名选手,15周岁开始专业训练,按理是不存在这种问题,但他最近的几个月成绩提升太异常了,远远超过了平均水平。这不是好的现象。按资料显示,在2001年进入体校前,这位选手的成绩手记11秒8,而到了上次的邀请赛,他的短跑成绩达到了电计10秒95的水准,这个跨度,差不多就是一秒的时间。想要在四个月时间里,短跑速度里提升1秒时间不难,但如果是黄种人想从12秒提升到11秒,而且还是在15周岁这个阶段,这个提升就不是好事了。这代表这这位选手正在进入身体快速发育的阶段,而这个阶段是不应该进行高强度训练的。”沈国营长篇大论地叙述着自己的理论,顿了顿接着说道。

    “按我估计,他的成长水平,我估计最多跑到10秒6、10秒7的成绩,想上健将级也难,再往后,也没什么潜力可挖掘。我要的是有成长潜力的选手,而不是这种潜力快耗尽的,我这么说不知道你们二位是否能理解。”

    听到这里庄韬和曾惠珍都明白了,这位沈教练或许在国外待久了,无论是运动员的训练还是选材,都有着他自己的一套理念,虽然两人都认为他的说法太牵强,好的体育苗子当然是从小培养,要说起黑人白人运动员不也是从小开始接收训练,但也不能说对方是错的。

    今年参加NBA选秀的那位大个子篮球运动员,之前也曾听说,在他最开始训练阶段,教练一直是不允许他进行大强度训练,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不能影响他长高。

    运动员天赋上限是一直存在的,早期曾培训的很多在小学就能够达到二级、一级运动员水平的选手不是没有,但基本也就那样,太早进入身体的早熟阶段,造成后续没有更多潜力可挖掘。

    “不过,既然你们二位的推荐,我愿意见一下这位选手,亲自测试下,但我不保证能留他下来试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