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四十八章 第一
    邀请赛的第三天下午5点,是此次比赛的重头戏,100米决赛。

    “杨翰林,加油啦!”

    宝岛队从体育场出口出来,情绪一直不怎么高的吴建明朝同伴鼓励了一声。

    “安心啦,看我给你拿一个冠军回去,我们可是一起从艋舺出来的最强组合,看我怎么给你报仇!”

    杨翰林自信满满,伸出拳头和吴建明碰了碰。

    “不要轻敌,这些大陆……人,还是有很厉害的高手。我已经输了,你要再输,回岛可就很没面子了耶。”

    吴建明想起昨天比赛的选手,他已经是最好状态,跑出的成绩也很好,但依旧被人无情地淘汰。而且他那小组第一跑出来的复赛成绩11秒03,已经超过杨翰林预赛第一成绩11秒07。

    他和杨翰林是一个队训练的队友,大家水平相差并不大,11秒07他也大概知道差不多是杨翰林的最好成绩。

    “知道啦,给我加油吧!”

    杨翰林背着身挥了挥手,没有回头去看同伴,直接朝起跑区走去。

    ……

    “哇,苏祖,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建平体校的观战区,苏祖放下背包,正开始脱掉身上的长衣长裤。一起来观战的张全山夸张地喊道。

    “什么鬼?”苏祖疑惑地瞟了眼张全山,这小子在200米复赛就被淘汰了,但一点没有沮丧的情绪,依旧兴奋得不得了,不断地在各个项目赛区窜来窜去。

    建平体校参加的短跑项目本来就不多,张全山200米复赛淘汰,袁成敏的400米连复赛都没进,现在剩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祖的100米上。

    “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你竟然宽衣解带。那边,看到没有,好几个美女都在看着你呢。”

    张全山一幅痛心疾首地表情,眼睛却不断地溜溜打转,不时着观众席上出现的靓丽身影们。

    “她们是觉得我身材好,你羡慕不来的。”苏祖秀了一把肱二头肌,自重生以来,心态上不自觉的也变得年轻,在决赛之前转移下压力,也乐得很张全山开开玩笑。

    在大庭广众下,场上穿外套脱外套这种事情,尤其是长裤,普通人可能觉得会难为情,但运动员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护好身体保持状态,身体是运动员所有的本钱。

    “要点脸啊,论身材怎么也是我比你强。”张全山不屑地瞟了苏祖一眼,摆出了一个大力士的经典动作。

    “好了,闹够没有。”

    张全山的动作还没摆完,突然脑后就一阵风声,啪地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

    “比赛前心态可以松弛一下,但不要太松了,适当的保持一定的紧张感,更容易让身体完全进入状态,超水平发挥。”

    庄韬一把拍开瞎胡闹的张全山,指着他道,“你为什么没能进200米的决赛,那个成绩你跑不出来吗,就是你自己不当回事,跑得一塌糊涂。”

    张全山缩了缩脑袋,讪笑了一下退到一边,对于他没能进200米决赛,庄韬的怒气不小,因为决赛前三的那个水平张全山他也可以跑得出来。但比赛就是比赛,有实力,还是要看发挥,稍一不慎就翻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是这会嬉闹,撞枪口上了。

    “知道啦,教练。”

    苏祖收敛起笑意,庄韬说的是临战的心理调整,太过紧张肯定不行,但放松太过,很容易就让人的情绪完全放开了,也不利于比赛的发挥。

    一般的体育比赛,教练员宁愿队员有紧迫感,也不敢让他们太过放松,不当回事。

    感受着这大赛前的气氛,苏祖内心也有一根弦悄然绷紧。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像是驾考科目二科目三,尽管知道这种考试无伤大雅,对自己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但真的双脚踩在跑道上,仍会有莫名的压迫感。

    这也是体育竞技的魅力所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嗨,苏祖,加油啊!”观众席上,一个喊声传来。

    苏祖抬头望去,昨天认识的高大少年徐文军挑着大拇指,正给他了一个加油鼓劲的动作。在他身旁,南山体校的教练张忠余也微笑着鼓掌。两人如约而至,真的出现在了观众席上。

    苏祖笑着招了招手,转身走上赛场。

    ……

    起跑线前,来自天南地北的选手开始就位。苏祖处于第五道,而他左手边第四道的是宝岛选手杨翰林。

    当所有人双脚都踩在起跑器上,手指压在起跑线前,发令员开始高举着发令枪。

    “set!”

    “啪——”

    一声枪响过后,发令枪升腾的一小团白烟中,八道人影快速地冲了出去。

    “哔——”

    但还没跑出几米的距离,一声急促的哨音紧跟着响了起来。

    “第四道选手抢跑。”发令员指着杨翰林说道。

    杨翰林狠狠地一拳打在空气上,满脸的不爽,0.091秒,就差那么一点点。

    赛跑中的抢跑主要是指运动员在发令枪响前,或听到枪响后到做出起跑反映小于0.1秒的情况就被视为抢跑。

    现阶段大部分的正式田径比赛,都按照国际田联规定,一场比赛允许一次抢跑。随后抢跑的任何运动员,无论否为第一次抢跑者,都将被取消比赛资格。

    要是在2010年以后开始实施零抢跑赛制,任何一位选手抢跑都将被红牌罚下。

    百米决赛重新开始,本来就凝固的气氛,更增添了几分紧张。再抢跑规则更改为零抢跑之前,一次抢跑的规则给了运动员可趁之机,一些运动员因为知道第一次抢跑不受处罚,比赛中故意抢跑,给对手施压,制造紧张气氛。

    杨翰林的这次抢跑是不是故意苏祖并不能确定,但决赛的几名选手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这是肯定的。

    一百米短跑竞赛,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是竞争。

    起跑线前,发令员再次在各组选手做好准备后开始喊口令,

    “啪——”一声清脆的发令枪声再次响起。

    受到方才杨翰林抢跑的影响,这一组包括苏祖在内的起跑反应速度都有所下降。

    至少在起跑的那一瞬间都没办法和平常一样发挥,谁都怕一不小心就抢跑了,这回可就是直接罚下场了。

    但仍旧有一个人,压着枪跑出去的。杨翰林,这位宝岛选手,几乎在枪响的同时就鱼跃而出,快速抢占了起跑的优势。

    而且这一次他没有抢跑,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起跑反应速度,会惊讶地发现他的起跑反应速度只有0.124秒,世界级顶尖短跑选手的反应速度。

    赛场边上,许多观战的教练员和运动员都吃了一惊,这样的心里素质,在第一次抢跑以后,还敢压着枪去跑,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但杨翰林就敢,而且事实上,这并不单是他心理素质好的缘故,而是专门接受过这样的起跑训练。

    宝岛这次来的两位百米短跑选手的教练,和日本那边的短跑训练有过深入的交流。其中就有专门针对性的起跑训练,寻找到规则漏洞并加以利用。

    日本短跑选手放在国际上可能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放在亚洲几乎就是横扫对手。

    其实很多国家的教练员都有研究这方面,但是真正敢在比赛中用的运动员其实并不太多。利用抢跑规则这个就是,高收益和高风险并存。

    第一次抢跑后给其他选手形成压力,但同样也会给抢跑的选手本身产生压力,而且还要接着压枪跑,把这股给对手的压力,转化为自己的优势,再次以一种超乎精准的起跑反应速度跑出去,获得起跑优势。

    这里面的门道,说起来简单,但是真的训练起来,没有三五个月以上的针对性训练,都不会有太大效果。

    而真的在赛场上成功了,获得的优势也是很惊人的。起跑反应有时候快个0.1秒,后程想要追回来都要付出成倍的努力。

    而且在场比赛的选手都是青少年,很少有人经历过决赛抢跑这种事,心理和状态都会被打乱。

    苏祖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宝岛选手的一个特点,起跑反应快,是真的快,昨天的吴建明是这样,今天的杨翰林也是如此,比他比国内其他各城市来的青少年选手都要快。

    能够跑出预赛第一的成绩,杨翰林这位选手本身在这个年龄段就是比较有实力的那种。

    其实国内在这个年龄段成绩超好的选手也大有人在,全国中学生运动会的决赛选手基本都可以跑到国家健将级的水准。一些短跑大省的一线队二线队青少年选手,跑到一级运动员10秒95以上的也有不少。

    但这次两岸三地的青少年田径邀请赛,听着名目很大,可说到底也不过是榕海省举办的一个省内青少年比赛项目,大部分的其他省队的选手都没有兴趣参加,来的除了本省的选手,主要也就是一些城市二三流的体校学员,借此机会练练兵,熟悉下赛场氛围。

    能够跑到电记11秒1左右的,在本次邀请赛的百米短跑项目已经是最顶尖的那一批。

    杨翰林的这一抢跑,和压枪起跑领先,给后面的选手造成的压力是超乎想象的,其中有两名选手几乎就因为起跑的问题,起跑反应速度足足超过0.5秒以上,跑出去的话,差不多就是一个身位的距离。

    苏祖值得庆幸的是,尽管没有做到杨翰林那种压着枪跑,瞬间占据优势,但他的心理素质比这个年龄段的少年人要强上不少,而且反应素质也不差。

    虽然受到对手抢跑的影响,有了一丝迟疑,但身体本能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跟着快速地冲了出去。

    三米、五米、十米……

    起跑前加速的阶段,大部分选手的差距其实都不会特别大,但例外的是苏祖的步频要比其他选手更快,刚刚突破20点的敏捷素质在足够强的体能力量耐力几项素质支撑下,能够爆发出更快的速度。

    苏祖可以说这一趟是他有史以来跑得最快的一次,他的跑步运动生涯时间不长,大多数和人比赛基本都是凭借快速的步频,比人更先一步完成加速,在前半程领先,然后保持高速不被人赶上,最后奠定胜局。

    只有遇到宝岛这两位专门强化训练了起跑反应的选手,才发现对方前半程的经验技术远超想象的老道,以至于前半程非但没有占据优势,反而还得去追赶对方。

    六十米左右的距离时,苏祖终于凭借着快速的步频,追回了杨翰林领先的那一点优势,两个人几乎并驾齐驱。

    这已经是一百米途中跑的高速阶段,所有人的速度都已经提到最高速。

    杨翰林紧紧咬着牙,在这个距离他感受到巨大威胁和压迫感。能够跑进决赛的都没有庸手,他领先的那一点点优势被人逐渐消磨赶上。在他右手的第五道,苏祖的步频要比他更快更有力,两个人并排跑动了十多米的距离后,他已经感觉到对方开始从平行的身位超出。

    钉鞋和橡胶跑道上快速摩擦,噗噗噗噗的一连串脚步声快得如同鞭炮炸响。

    乱七八糟的忖度想法仅仅是一瞬间的事,不断放慢动作的叙述,实际上运动员在奔跑过程中很多时候快得都来不及思考。

    从起跑到终点线这短短的十多秒距离,苏祖开始拼尽全力去冲刺,场边呼啸的加油声几乎被快速划过耳边的风声淹没。

    终点线已在眼前。

    “10秒97!”

    电子计时牌上跳出了时间。

    苏祖茫然回头,刚才冲刺得太快,他没敢分神注意左右,身边的几名选手相互之间咬得很紧,他不太确定这是自己的成绩。

    直到又过了几秒的时间,旁边突然有个同组的男生走过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恭喜他,苏祖才确定他跑了第一。

    更重要的是,他跑进了11秒这个关卡。

    用传武中的一句话说,过手如登天,一步一重山。

    放在百米短跑世界里,就是每0.1秒每0.01秒都是一重山。运动员做的就是一步步攀登这些大山。

    苏祖原地狠狠地握了下拳,有一种仰天长嚎的冲动。

    决赛第一,跑进了11秒,离国家一级运动员标准只差了0.02秒。

    这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比赛,按国际田联的比赛等级划分,大概连最低级别十级的比赛也不一定有,但却是苏祖第一次拿到了相对正规的百米比赛冠军。

    即便内心不是少年人,即便有经历过不少起伏风浪,但看到成绩的那一刻,苏祖仍旧有一股强烈的情绪充斥胸间。

    体育场馆内,有人尖叫,有人鼓胀,有人呵斥,小喇叭和汽笛之类乱七八糟的声音混杂期间,呼啦啦地无数响动。

    为什么追寻这个不切实际的体育梦?如果没有系统重生还会走这条路?如果上一世再坚持坚持会不会也有成就呢?

    苏祖自己也没有答案,人生重来的机会,本来就比什么都重要。选择其他的路都会有成就,但世界上又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也许继续走下去,攀登最高的巅峰,还需要付出无数的努力,但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不是?

    没有限制你的天赋,有一个作弊器,只要不断不断不断的去努力,终究会有一天走到顶点。

    “我会一直赢下去,我有系统加成,我训练比别人更刻苦,我不会被天赋所限制,我会一直都是第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