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若安年 > 229 撞见
    “陈五爷,许久不见了。”裴锦箬将头上的幂篱取了下来,抬头,冲着窗边之人,淡然而笑。

    窗下矮榻之上坐着的,是个中年男子,不胖不瘦,不俊不丑,实在是太过平凡,一丢进人堆里,便再找不出来的平凡。

    却是与裴锦箬有过一面之缘,有过买卖之谊的,那位陈五爷。

    陈五爷名唤陈通,正眯眼打量着面前的人儿,便见得人痛快地取下了幂篱,还对着他先打起了招呼。

    他略略定了定神,而后,便是恍然笑道,“原来是姑娘你。我还当是谁这般神通广大,居然请了锦衣卫来请我喝茶。”

    裴锦箬哪有听不出当中的揶揄,却是淡淡笑道,“五爷见谅,实在是玉华台之前出了事,那个叫努达的,已经逃得不见了人影,缺了人引见,我也寻不着鬼市,自然便也见不着五爷,这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说着,已是走到了桌边,亲自倒了一杯茶,奉到了陈通跟前,“若是让五爷不快了,这杯茶,便算得跟五爷赔罪了。”

    陈通略略沉吟,到底是接了茶,一饮而尽,“姑娘寻我陈五,看来是又有买卖要谈了?不过,姑娘既然能劳动锦衣卫,我陈五的把戏,哪里能入得了你的眼?”

    鬼市,卖的是暗消息,可这世间,还没有人敢与锦衣卫的探子比肩,就是他们,也是锦衣卫暗地里的眼线,只不过,收取报酬罢了。

    因而,他一向藏得好,也不会这么容易便被揪了出来。

    竟是连真实的样貌,也在这姑娘跟前暴露无遗了。

    “五爷实在是过谦了。锦衣卫是给朝廷和陛下办事的,哪里轮得到我支使?就是请五爷来这一趟,也不过是因着私人的交情罢了。至于我的买卖,自然也只能托给五爷。”

    陈通本以为能请动锦衣卫,这姑娘该横着走了,却没有想到,说话办事居然都还客气。

    上一次,陈通本就对这姑娘印象极好,如今,有锦衣卫出面,自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倒还不如不拗着了,是以,陈通略默了默,便是咳咳了两声道,“姑娘也别再多说别的,爽快些,说说你想让陈五做什么吧?”

    “五爷不必为难,我请五爷帮的忙,自然还是五爷的老本行。”裴锦箬笑道,“我想跟五爷,买一个人的消息。”

    与陈通也没有谈多久,事情一说定,裴锦箬便与绿枝和红绫一道从雅间内出来。

    绿枝一边给裴锦箬戴上幂篱,一边低声道,“邵四公子方才有事儿,暂且走开了,说是在楼下等我们。”

    裴锦箬“嗯”了一声,点点头,主仆几个穿过长长的甬道,往楼下去。

    谁知,就在转角处,却撞见了一行人,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猝不及防,裴锦箬主仆几个急急往旁避让,那幂篱的轻纱却是随之荡了开来,与来人的目光,不期然便是撞在了一处。

    那个男人一怔过后,目中掠过一道惊艳,显见,已是瞧见了裴锦箬的面容。

    不过,倒是很快,就算得恭敬地退到了一边,给她们让行。裴锦箬敛衽顿首,算还礼,然后,这才领着两个丫头,越过他们,翩翩然离开。

    身后,却有一道目光一直将她们送远,因为在身后,便再不掩饰地露出了些许狂热的意态。

    “三姑娘!”邵谦果然就候在楼下,见得裴锦箬,便是迎了上来。“看来,三姑娘的事情都办妥了?”

    “是啊!今日的事儿,实在有劳邵四公子了。”

    “哪里,我与晙时那可是过命的交情,他离京之时,又特意交代过,裴三姑娘有什么事,不要见外,尽管派人来告知我便是。我虽不如晙时本事,但也定会尽我所能。”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了玉华台,到了停在楼外的马车前。

    裴锦箬再次敛衽谢过邵谦。

    只是,拎起裙角,临上车前,裴锦箬却踌躇着,停下了步子。

    “邵四公子,我有一事请教。”

    “裴三姑娘请说。”邵谦略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不知裴锦箬还有什么话要说。

    “这玉华台,可禁止狄族人入内?”据她所知,之前玉华台细作的事儿,一直瞒得紧,至少在坊间,并未听见什么传闻。

    而她方才见着,这玉华台与之前一般无二,是以,才觉得要问问才好。

    “自然没有,裴三姑娘为何有此一问?”

    “方才下楼时,撞见了几个人。”裴锦箬迟疑道,“咱们大梁的打扮,穿着行藏,像是商贾,可身形高大,五官深邃,最要紧……我瞧见他们腰间垂挂着的香囊,虽是大梁的式样,可是底下系的络子上,却串了孔雀石。”

    剪短几句话,让邵谦从最开始的不以为然渐渐正了神色,终于明白,裴锦箬为何会有此一问。

    “多谢裴三姑娘告知,我接下来,便让人跟进此事。”邵谦对着裴锦箬拱手一揖,神色却多了分郑重与恭敬。

    虽然,边关不太平,与狄族正在交战,但陛下的意思是,祸不及百姓,更不要闹得人心惶惶,是以,凤京城中,倒是没有大的改变,也没有禁止狄族人出入,只是,暗中的戒备,却还是要森严了许多。

    是以,听了裴锦箬的话,他才会郑重其事地道谢。

    既然没有明令禁止狄族人在城中出入,那又何必要装成大梁人?

    “值此多事之秋,我也就多了两句嘴,也许是我多心了。不过……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裴锦箬微微垂首道。

    “这是自然。”邵谦应道。

    将人送上了马车,眼看着马车走远了,邵谦便是立刻带了几个心腹,又进了玉华台。

    谁也没有察觉到,玉华台二楼某间雅室的窗户缝里,有一双眼睛,正目送着那辆马车,缓缓驶远。

    “将军!看样子,那女子,怕是大梁官家的人。”否则,怎么会与锦衣卫有所牵连?何况,方才,那个人穿的飞鱼服与一般的锦衣卫,略有不同,应该还是个有品级的,偏还对那女子恭敬有加。

    “怕什么?”被称作将军的男人冷冷一瞥,眼中流露出狂狷的姿态,“越是身份尊贵,才越好呢。”

    “将军。”门“吱呀”一声轻启,有人闪身而进,面色不怎么好,“那些锦衣卫正带着人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