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弃妇的九零重生日子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谁爱上谁?
    车子在别墅前停了下来,薛清儿先下车,李成彬从另外一个车门走了下来,他大步朝前走,薛清儿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卧室,李成彬将门关上,薛清儿的心咯噔一下。

    她望着他,有些许的惶恐。

    “你知不知道错了?”他背对着她说道。

    “嗯。”薛清儿点头。

    “你告诉我,你为何待在那个咖啡厅却将手机关机?”这是他好奇的地方,虽然让小张大致的打探了一下,但他还想听她亲口说。

    “我、是因为,我想撮合万欣与简安歌和好。”薛清儿的话音刚落,李成彬便转过身来。

    他靠近她,看着她的眼道:“你就这么关心那个男人?”

    薛清儿的心砰砰跳了几下:“不是、不是的,我是关心万欣,你不知道,她下午哭得有多伤心,对了,她还跟顾欣打了一架,顾欣去他们中间搅合,我也觉得吧,这事有点奇怪,怎么说,都进了一家门,算是亲戚了,怎么能说爱上就爱上呢?”

    李成彬:“谁爱上谁?”小张虽然去费力的打探,可是具体的前因后果还是弄得不大清楚,此刻听到还扯上了顾欣,他的头便更疼了。

    “就是,顾欣爱上了简安歌,去万欣家抢他啊!”薛清儿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他道。

    对于这个消息,李成彬显然也感到有些震惊。

    他站起身,道:“他们的关系,可是小姨和外甥的关系,虽然不是亲的,可是伦理上也说不过去。”

    “就是啊,你说顾欣那么一个活泼的女孩,家里条件那么好,怎么偏偏就看上了安歌呢?害得万欣伤心了好半天,还好我机智,约安歌见面,撮合他们俩,现在,一切都恢复原状了!”薛清儿说完,肚子一阵咕噜的响了起来。

    李成彬看了眼她的肚子,轻咳了两声,道:“你一下午就是忙这个事把我给忘了?”

    薛清儿以为他已经原谅自己了,连忙点了几下头:“嗯。”

    李成彬的目光凌厉的扫过她的脸:“罚你今晚不许吃东西!”

    “……”

    薛清儿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觉得这个惩罚简直比打她一顿还要严重啊!

    她的肚子现在可是在唱着空城计呢,饿的感觉,可是无比的难受呀!

    “你,不饿吗?”记得小张说过,李成彬到现在也是滴水粒米未进。

    “不饿!”李成彬看向别处,他的唇,干燥的起了皮。

    “好,你不饿,那我也不饿!”

    薛清儿觉得,自己好歹喝了几杯咖啡,她就不信李成彬这滴水粒米未进的能熬过去。

    夜晚,半夜两点,薛清儿是被肚子里的一阵咕噜声给唤醒的。

    实在是太饿了,受不住。

    她挣扎着爬着坐了起来。

    发现李成彬侧着身,还在酣睡着。

    这个男人,是妖怪吧,嘴唇都干裂成那样了,竟然还能睡得着,肚子想必空城计都唱了好几回了吧!

    薛清儿的手指尖尖在他的唇上轻轻描摹了一圈,确定他后面没有进食之后,便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下了床。

    她穿上拖鞋,学着猫儿蹑手蹑脚的下楼梯,夜晚,走廊的灯光一般都亮着,薛清儿快速的走下楼梯,来到厨房。

    这里,漆黑一片,凌晨两点钟的光景,让她不由得有些害怕。

    她摸索着走到灯的开关处,伸出手去,将灯打亮来。

    突然,一个人影在眼前晃动,吓得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那人影飞快的走了过来,捂住她的嘴,薛清儿唔唔唔的被捂住嘴,发不出声音来。她瞪大了眼,却发现,是李成彬。

    李成彬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薛清儿便止住了大喊。

    他的手渐渐松开来,薛清儿埋怨道:“你为何捂住我的嘴?”

    “不捂着你,你还不把全部的佣人都给叫醒了!”李成彬这么说着,却听到一阵咕噜声,他赶紧两步走了过去,揭开锅盖。

    薛清儿朝锅里一看,只见里面煮着一锅粥,红红绿绿,搭配了蔬菜和海鲜在里面,正咕嘟咕嘟的冒着小泡。

    他用锅勺在锅里搅动一下,一股香味扑鼻而来。

    他将火关掉,盛了一碗,放在一旁,然后又盛了一碗。

    看着他系着围裙认真做菜的模样,薛清儿觉得十分养眼,不禁看呆了。

    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发现,李成彬正端着一个粥碗,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哦,谢谢!”薛清儿接了过去,然后小心的端到餐桌边。

    “不客气,开吃啦!”闻着那海鲜粥淡淡的香味,薛清儿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她舀了一勺便送入嘴里,握着勺子的手臂却突然被抓住了。

    她颇有些恼的抬起头来,却看见李成彬站了起来,将半个身子凑过来,对着她的勺子轻轻的吹着小风。

    那小风将勺子上的热粥所冒的热气给吹得向一边倾斜着。

    他坐了下来,伸出一只手:“尝尝!”

    看他语气温和,薛清儿等了一会儿,才将这勺粥送入嘴里。

    那米饭软糯适宜,一股鲜香滋味在嘴里弥漫着。

    她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很好吃!”

    李成彬微笑,就在薛清儿打算吃第二口的时候,他突然长臂一伸,将她的那碗粥给拉了过去。

    “你说过,你不要吃的,忘了吗?”李成彬的笑带着一股邪魅。

    “谁,谁说过了,那是那个时候,我现在饿了,现在就要吃!”薛清儿说着就站起身,去抢,可是,手刚碰到碗边缘,就被李成彬给拿开了:“不要吃,吃不到!”

    他自顾自的朝嘴里送了一口粥,然后又是一口,看得薛清儿口水直流,气得跺脚:“你,你再不拿来,我可就喊了!”

    “哦,是吗?你要喊什么?”李成彬一边用勺子轻轻搅动着碗里的粥,一边问道。

    薛清儿猛然间冷静了下来,突然想起现在可是半夜,若说要喊,喊非礼,好像他非礼她是应该,喊救命,好像他也没做什么要人命的事情。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一个唇凑了过来,堵住了她的嘴。接着,温热的鲜味粥直接从他的嘴里传送到了她的嘴里。

    “唔唔唔,”她不喜欢,不要这样吃粥,太恶心了!

    可是,李成彬却接着将她抱入怀中,用舌头与她私缠着,直到她将那口粥完美的吃了下去,这才松开来。

    大拇指,撇去嘴边的一点粥,他笑着看她:“怎么样,味道好极了吗?”

    薛清儿憋胀着脸,从桌上拿起一根叉子,威胁道:“你、你别过来,别以为我不敢喊,我可喊了!”

    “嗯,我等着!”李成彬觉得,大半夜不睡觉,原来还有更好玩的事情可做,那就是逗弄薛清儿。

    他将双手叠放在胸前,一副淡淡睥睨她的模样,好似,她无论喊多大声也没用,这是他的地盘。

    “我不跟你在一起了!”薛清儿说着转身便要回房去,简直是气死她了。这里,的确是他的地盘,若是她喊了出来,指不定那些跑过来的佣人说些什么呢,她才不会那么傻,将自己置身于佣人的闲话当中呢!

    她咬了咬下唇,抬起脚,刚打算迈步,腰际却被一条长长的手臂给搂住了。

    另一只手随之也拥了上来,薛清儿刚准备挣脱,却见他的另一只手上正端着一碗粥。

    他的宽阔的胸肌紧贴着她的后背,下巴搁在她的颈窝处,然后,一勺粥准确的送入她的嘴里,接着又是一勺,然后是再一勺。

    薛清儿想逃脱,奈何腰部被他给包围,她想开口说话,却被一勺又一勺的粥将话语湮没。

    直到完完整整的吃完这一碗粥,她才彻底的松了口气。李成彬将手松开她来,把碗放在餐桌上,脱下了围裙,恢复到那冷酷总裁的模样。

    “我不会让我的女人饿肚子的!”说完,他径直上了楼梯。

    薛清儿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餐桌,那里还有完整的一碗粥,他还没吃一口呢?难道不饿吗?

    她端着碗,喊了他一句:“你的粥还没吃呢!”

    他淡淡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不饿!”

    显然,他已经去房间了。可是,他忙活了大半天,不是为了给自己煮粥吃吗?怎么又不吃了呢?

    难不成……

    想到他这样一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大半夜爬起来的目的,好像是专门为了她煮粥,她的脸就不由得变得滚烫。

    她甩了甩头,心里想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怎么会,专门为了她而煮粥呢?

    不过,随即,她又肯定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说不定,他是真的为了她煮粥呢,毕竟这个粥,一碗都被她给吃了,其他人又没有吃到。

    她低下头来,一阵傻笑。

    “夫人!”

    薛清儿抬头,猛然间吓了一大跳。

    小艾的手伸了过来:“夫人,是我,小艾!”

    只见刚才小艾手里拿着电筒,恰好照在天花板上,映衬着她的脸惨白惨白的,好不吓人。

    现在的她,将电筒放下,从那惨白的光里现出真模样来。

    还真的是她。

    薛清儿拍拍胸脯,长呼了一口气。

    小艾则偏着头看她:“夫人,您刚才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然后一会儿傻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薛清儿张大了嘴巴,却听到楼上一个声音喊她:“清儿,上来!”

    薛清儿急匆匆的答应了一声,道:“小艾,你也去休息吧,很晚了!”

    一边上楼梯,她一边思索着,刚才的她,当真看上去那么神经质吗?

    一只手抚摸上自己的脸,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房间。

    刚走了进去,李成彬不知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然后往床上一扔,完完整整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清新的沐浴露清香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他浑身上下,很显然,已经洗得十分干净清爽了。

    薛清儿闭了闭眼,想要把他推开来,却发现,他似一头雄狮一般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

    轻微的一声呻吟过后是个折腾的夜晚。

    到了第二天早上,薛清儿醒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在床上四下里拍打了几下,空无一人,猛然间睁开眼,他走了,旁边的半边床没有人。

    她恨恨地咬了咬牙,“吃光抹净了就走人,这风格还挺像他本人的!”

    薛清儿坐起身,电话便响了起来。

    她对着里面喂了一声,是老宅那边打过来的,王婶告诉她,老爷子想看她,让她过去陪陪他老人家聊天。

    她对着电话嗯嗯哦哦了几声,放下电话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拉开窗帘,外面是明媚的阳光色。

    她心情极佳的挑选了一身连衣裙,对着镜子画个淡妆,然后便是坐车去老宅。

    在老宅下车后,她踩着一双黑白高跟鞋,走到老爷子时常晒太阳的院子里,果然远远的就看见爷爷坐在藤椅上,看着她微笑。

    这可爱的老人,有时候笑起来让薛清儿觉得,他就是一个孩童,天真烂漫的孩童。

    因为他的笑脸,肉肉的,牙齿掉的差不多,总体多了一丝可爱。

    “爷爷,我来啦!”薛清儿笑着快步走了过去,和爷爷打着招呼。

    “清儿来了啊,爷爷是有点离不开你咯,没你在,都没人可以聊天解闷。李成彬又忙,他爸妈要过二人世界,佣人们一个个的,嘴笨,话多,我不喜欢。我呀,就喜欢跟你聊天,聊画,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爷爷笑眯眯的拉着薛清儿的手,旁边的佣人搬来一张椅子让她坐下。

    薛清儿道了谢,便从随身的一个布包内取出一卷画纸来。

    画纸慢慢的在地上摊开来:“爷爷,这是我上回打算送给你的礼物,只可惜,后来找不见你了,这画纸便还在我这儿。您看看,这个画上的人,像你吗?”

    爷爷的目光注视着那张画纸,随着那张画显露的越来越多,他的脸由微笑变为了惊叹,而他周围的几个佣人们也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那幅画。

    虽然不及薛清儿上回送给老爷子的山水画有意境,可这人物肖像,一笔一划都让人觉得像真的一般。

    “哇,少奶奶的手真巧,老太爷到画纸上去了!”王婶端来一杯茉莉花清茶,放在薛清儿的旁边,微笑着看向那张画纸。

    “呀,真的是啊,这不就是老太爷本人吗?简直太像了,和真人一模一样!”另外一群佣人闲来无事,也都一个个赞赏评论了起来。

    “是吗?我也觉得,像我,只不过,没我帅而已,想当初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整个公司的女孩子都迷恋于我,就是那个什么来着,哦,对了,就是你们年轻女孩爱看的言情剧男主角类型。”

    老爷子毫不避讳的夸赞着自己,然后颤抖着一双手,伸向了画纸。

    薛清儿眼神示意两名佣人上前来。

    他们一人拿着画纸的一端,展开来,给老爷子欣赏。

    当看到这肖像画的每一处都无比的精致,他头上的白发都能根根分明的看清楚时,李国为喊了一声,“好”!

    恰逢翟雪和简国军从外面回来。

    “什么事,老爷子笑得这么开心?”翟雪留老爷子住下的目的就是让他开心,开心之后同意转移部分股份给简安歌。

    这时候,看见他坐在院子里哈哈大笑,不免恭敬的走上前来。

    当看见他面前佣人手里举着的画时,翟雪眯眯一笑:“哟,爸,您又从哪里得了这么一副墨宝啊,我见过用水墨画山水的,可没见过如此画人物的,把您的神韵可都画出来了,若不是看您坐在这藤椅之上,我还当您正站在画纸上呢!”

    翟雪现在对待老爷子的态度就是一个字“夸”,不断地夸赞他,让他高兴。

    爷爷眯缝着眼,将目光从画上转移到翟雪的笑脸上:“你真的觉得这幅画画得不错?”

    “是啊,爸,您的墨宝收藏水平是越来越高了啊,这幅画,一看定是出自名家之手,看看那作画的力度,都十分老练啊,就连头发丝,我都能根根看得分明!您别欺负我是个外行,我懂,这画岂止是好,简直是精妙绝伦啊!”

    突然,听到几声不大不小的巴掌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翟雪回过头一看,见竟然是李成彬,只见他拍掌后就将两手塞进裤子口袋里,然后目光悠闲地盯着那副画看。

    “母亲觉得画很棒,对吗?”

    李成彬笑着问道。

    “成彬啊,你上班时间,怎么跑回来了?”相比于哄老爷子,她更看中儿子的工作。

    “这几天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让人看着了,应该不成问题。”李成彬摸了摸鼻子,抬起头,看向爷爷一旁的薛清儿,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笑得如天神一般,让薛清儿不知不觉就沉醉于其中,无法自拔。

    “母亲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李成彬道。

    “嗯,非常棒,你爷爷的收藏境界越来越高了,这幅画,我看啊,定可值个几百万以上!”

    “那母亲喜欢吗?”李成彬低着头,玩味的笑问道。

    “喜欢,你爷爷喜欢的东西,我自然也是喜欢的,成彬问这个做什么?”

    “那母亲愿不愿意高价再买一幅类似的画送给爷爷呢?”李成彬问。

    “这个嘛……”翟雪侧头看向端坐在那里,一脸严肃的李国为:“愿意,当然愿意咯,但是,要那幅画比得上这一幅这么好才行啊!”

    翟雪的话刚说完,李成彬就拍了拍手,小张不知从哪个方向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副装裱好的画作。

    他和另外一名佣人将画展开来,只见画上的图,各色鸟雀纷飞,一看便是百鸟朝凤图。

    底纹颜色是一种淡淡的树皮黄,给人一种古朴悠然,却又妙趣横生的感觉。

    “精妙,精妙啊!”老爷子拍了拍手,眼睛盯着那副画作,眨都不眨一下眼睛。

    “从何而来,你这画作是从何而来,成彬?”在看了足足有好几分钟后,老爷子咽了咽口水,拄着拐杖,看向李成彬。

    “这幅画,是清儿从别处收购来的,想来爷爷喜欢画作,她便买了两幅,只是,来路比较的匆忙,就先只给了爷爷看这幅肖像画!”

    李国为这才想起来问薛清儿:“清儿,肖像画难不成是你请人给画的?”

    那画上的他,他记得是一张过去的照片上的样子,这样看来,定是对方模仿他的照片而做的画,而那照片,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除了他的乖孙,或者乖孙的新媳妇。

    他眼神闪烁的看着薛清儿,薛清儿看了看李成彬,点了点头。

    她心里纳闷,那幅百鸟朝凤图分明被她藏好了的,想着哪日拿到街上去卖个好价钱,怎么会被李成彬拿过来,还献宝似的给爷爷看了。

    这下可好,那幅费了她好些心血的画,看来又要送给爷爷了。

    正在那里为画而忧伤的时候,李成彬看向他母亲:“妈妈,您是不是答应,要买一幅胜过那肖像画的画作送给爷爷的,这里有现成的,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李成彬说着,就让小张去问翟雪要钱。

    小张站在翟雪的面前,只喊了一声夫人,便被翟雪给瞪得差点摔倒。

    这吭娘的儿子,怎么总是吭她啊!

    “小张别急,这画就算我送给你们爷爷的,我累了,晚点让人给打入成彬的账户。”她心想,反正都是一家人,打入成彬的账户就相当于还是她自己的钱了。

    “妈妈,是清儿收购的,您该把这钱给她!”

    李成彬的样子,好像翟雪不给钱,他就会一直问她要,直到要到了为止。

    薛清儿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看得出来,李成彬讨厌翟雪和简国军出双入对的在一起,可是,利用她的画来实力坑娘的,她还只见过他这么一个男人。

    “给她,给她,都给她……”翟雪忍着气,说话却有些不悦的样子。

    她写了一张支票,扔给了小张,转身便走了。

    上面写着,100万。这是她刚开始被儿子套路进去的价格,她觉得,一幅画让她用这么多的钱来买,简直是亏大了。

    她实际上并不懂画,只不过看着那几只鸟,觉得画的还行而已。

    然而,当李成彬看见那数额时,却还是紧闭着唇,一副不满意的模样。

    他的妻子,他调查过,随随便便一副这样的画作,那可都是数倍于这个价格的。

    不过,既然是自己的亲妈,他也就不再计较了,让小张收起来,回头兑成现金,再亲手送给薛清儿。

    夜晚,大家一起聚餐。顾刚和顾欣不知怎的,被翟雪邀请了过来。

    开饭的时候,翟雪招呼着大家,“人多,吃饭热闹,这几日,爷爷在老宅住着舒适,我这个做儿媳妇的,自然是也很开心,大家吃菜,吃菜啊!”

    翟雪果然是见过世面的,虽然花了一百万买一幅画,她有些心疼,可归根结底,对于自己心中想的股份的事情而言,这都不算什么。

    席间,她一直不停地给老爷子夹菜:“爸,您年纪大了,爱吃什么,想吃什么,尽管吃,不必留着!”

    那边,顾欣的斜对面坐着简安歌,简安歌安静的就好像这里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他一直不吭一声的坐着,慢条斯理的品尝着吃食,只是非常偶尔的才抬起头来,看一眼坐在李成彬的旁边,笑得一脸山花灿烂的薛清儿。

    顾欣的脚,伸了过去,想要和他套点近乎,可是,全程,简安歌都没有看顾欣一眼。

    这让为了他上次跟万欣打一架的她有些不服气。

    刚吃过饭,她便拉着简安歌的手,两个人来到别墅后面的一个僻静的处子。

    这里有个凉亭,顾欣拉着安歌,自己在凉亭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看着站在那里的简安歌:“安歌,你喜欢我,快说,你喜欢我!”

    简安歌在老宅里面的时候,一直不敢做过于夸张的动作,因为,他希望自己低调,低到尘埃的那种最好。

    可是,现在是在外面,他一手便将顾欣给甩开来:“小姨,这里是在家里,还希望你放尊重一些!”

    她喊她小姨了,他竟然又喊她小姨了。

    这个木鱼脑袋的男人,难道不知道她的心意吗?

    她怎么会做他的小姨呢?她和他原本就没有血缘关系的啊!

    顾欣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简安歌,她不希望他用这种方式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他想他喊她一声欣儿,哪怕是一句也行。

    “喊我欣儿,别喊我小姨,求你了!”顾欣的眼泪濡湿了他单薄的衬衣后面。

    他后背被她的眼泪给冰的一颤。

    “我有女朋友了,你上回看见过!”事实上,任何一个女人,对他来说,都一样,他喜欢的那个已经不属于他了。

    “不会,不会,她不是你喜欢的,我从你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你不喜欢她,非常非常的不喜欢她,你喜欢的那个人是我,我,长发飘飘,家境优渥的顾欣!”顾欣在他的身后不停地聒噪着,否定着他的说法。

    此刻,薛清儿早早的放下了筷子,从别墅内走了出来。

    她漫步到了花园边,看见简安歌和顾欣抱在了一起。嘴,不由得张大了许多,薛清儿看着安歌那张脸,不由得有些生气。

    她几步跑了过去,却见简安歌背对着她站着,刚准备上前去质问安歌为何明明和万欣谈着恋爱却又去招惹顾欣,却见顾欣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她哭了。

    她环着他的腰,把脸贴在简安歌的背上,“安歌,不要离开我,我喜欢你,从一开始你来我家,我就爱上了你,我的条件比那万欣好一万倍,你可以试着和我在一起,我会比她对你好,比她给你带来的帮助多,我会让你也像成彬哥哥那样,成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你娶我吧,娶我顾欣,你就能得到一切了!”

    薛清儿的手猛然间撑住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她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为万欣感到深深的悲哀。

    她在等待,等待着简安歌拒绝顾欣。可如此诱惑的条件,若让她来选择,她也不会选择那个没有女人味的万欣。

    她的指尖触碰到手机,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在夜色中发出幽幽的白光。

    她好想这一刻就给万欣打电话,让她来看看简安歌的选择,简安歌和顾欣之间的对话。

    可是,若是她赶来,他们之间恐怕已经谈完,而且,万一安歌还是选择万欣呢,那打电话给她岂不是让她白白担心难过。

    这么想着,她就慢慢的靠近他们,从树丛转移到凉亭的一根柱子后面藏着。

    简安歌还是没有转过身来,可他从前面解开了顾欣的束缚,冷冷道:“我喜欢的人,埋藏在我的心里,不是你顾欣,也不是万欣,她是我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

    “是谁?究竟是谁?”顾欣站了起来,她的眼里闪烁着泪花。原本以为只有万欣一个是她的绊脚石,可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个人,而且从简安歌的表情来看,他是认真的。

    女人的第六感让她相信,那个人才是她真正的情敌。

    “无可奉告!小姨!”简安歌转过身来,朝凉亭的外面走去,顾欣追着他跑了过去:“安歌,安歌……”

    薛清儿在他们跑出凉亭的时候,拼命的将自己的身子隐藏起来,直到,看着他们远去,她才叹口气,走了出来。

    这次,她不再是生气了,而是为万欣感到悲哀。

    原来,安歌的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可惜,万欣还被蒙在鼓里,万欣不知道这个消息。

    她的眼睛盯着手机的联系人界面,犹豫了好久,还是点了万欣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喂,清儿啊,我正在吃饭,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听声音,薛清儿知道,她一定是满嘴包着饭同她讲电话。

    脑海中都能想象出万欣包着饭,一边嚼着一边同她讲电话的样子。

    她的话到了嘴边,却给咽了下去,“我,没事,就是问你,明天要去逛街吗?”

    那边传来咕噜咕噜的喝水声,接着是杯子放在桌面上的响声。

    “可以啊,不过,明天好像不是周末,只能晚上出来逛咯,你老公会同意吗?”万欣的这个问题倒是把薛清儿给难住了。

    是啊,她老公会同意吗?昨晚刚刚因为要撮合她和安歌在一起而面对了李成彬的黑脸,明晚若是还出去逛街的话,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清儿,你还在吗?明晚约吗?”万欣在电话那端问道,她将一口饭咽了下去。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