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元灵法则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试验(二)
    树藤围成了一面城墙,城墙内与城墙外完全就是两个天地,里边所有的树藤都在肆虐着,而外边,却一点都不知情。

    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战斗也因此暂时的停歇。

    “唔……”冰怡茹将脸整个埋在枕头里面,蓝凤儿则是熟熟的睡在她的身边,冰怡茹心中暗骂她这个小没良心的,就这么把她一个人给丢在了晨姨那恐怖的怒火之下。

    上一次冰怡茹受伤的时候冰晨就说要跟在冰怡茹身边,冰怡茹当时可是答应了来着,可是离开的时候就把冰晨给丢下了,所以这一次冰晨跟着冰沐麟过来,看见的又是受伤的冰怡茹,那就是一个愤怒啊,气呼呼的想要教训她们两个,不过一个装痛躺在那里,一个干脆直接睡过去了,虽然冰晨知道她们是装的,可是也不好打扰她们休息。

    而这就导致她气没处撒,这就让冰榆等跟过来的冰家众人倒霉了,就连冰沐麟这个冰家家主也笼罩在冰晨的怒火之内。在冰怡茹和蓝凤儿两个面前,不管是谁,人人平等。

    “你别给我装啊,我之前都跟你说好了,我跟着你一起走,好照顾你,叫等我的,你刚答应,扭头就走了几个意思啊,欠收拾是吧?”冰晨就坐在床沿上,瞪着冰怡茹。虽然吧,不能将怒火直接的发泄在冰怡茹的身上,不过这说说还是无伤大雅的。

    “呜呜……”冰怡茹测过脑袋,将半张脸露出来,一双眼睛闪烁着怜的神光,这要是平时,冰晨肯定怜惜不已,可是现在,绝对不可能了。

    “别装,我还能不知道你啊,刚才还不是气愤的想要给妹妹报仇吗?现在怎么了?疼啊?我告诉你,骗不了我了,给我好好听着。”冰晨在身前点着手指,冰怡茹赶紧将脑袋转回去,如同收紧的鸵鸟。

    冰怡茹现在就只敢听着,其它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

    “这一次,你要是再把我给丢了,我就去夫人那里了,听到没有?”冰晨郑重其事的要说的就是这句话,这是重点之中的重点。

    冰怡茹的小脑袋轻轻的点了点,这一次,她是真的不敢反驳了,也不敢耍小聪明了。

    因为那可是白墨莲啊,冰怡茹最怕的就是妈妈了,这是从小到大养出来的阴影,这阴影随着冰怡茹年纪的成长,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大,正是因为如此,冰晨要想威胁冰怡茹,只能借用夫人的名号了,她相信,夫人绝对是站在她这边的。

    “晨姨,那个,我……”

    “现在,你给我闭嘴,好好的休息。”冰晨掰着拳头咔咔响,冰怡茹赶紧的闭眼,不管她现在想不想睡觉,她也只能闭眼。她现在非常的羡慕身旁的蓝凤儿,睡的好熟啊。

    冰怡茹心中有事,是真的睡不着。冰晨出去之后,冰怡茹才敢睁开眼睛,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感慨道:“发飙的晨姨好恐怖啊。”

    叹息之间,冰怡茹睁着大眼睛,就躺在那里,看着床帘的上方,就这么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不着,因为自己身上这一身伤?并不是,疼的话,确实挺疼的,但是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感慨唏嘘?这也没什么好想的,归根结底就是自己的实力太弱,这才被一路追赶,以至于伤残到此。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弱罢了。冰怡茹的目光有些放空,看着是床帘,但实际上看的是天空,是那片天际之中的神之法则,要不是因为神之法则,她的境界也不会一直停在这里……

    下一刻,冰怡茹猛然回神,一下子扯动了伤口,疼的直抽气,冰晨这个时候刚好回来,手中端着热水和冰怡茹蓝凤儿两个需要更换的药品,一看见冰怡茹小脸都扭曲的冰怡茹,赶紧的跑过去,担心不已的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冰怡茹逐渐缓过来,脸上布满了冷汗,半睁着眼睛看向晨姨,软软的说道:“没事,晨姨,不用担心,就是不相信扯到伤口了……”

    “你还好意思说,睡相不好那就应该改,夫人以前训你的时候我们还拦住,现在想想,我们就不应该拦着才对,就应该让夫人好好的收拾你才对,现在好了,压到伤口了吧。”

    冰晨是以为只是因为冰怡茹自己睡相不好这才压到了伤口,可实际上不是,不过既然已经产生了这个误会,那也没有必要解释了。

    冰晨拧干热毛巾,替冰怡茹擦拭脸上的冷汗,一张小脸看上去是那的苍白,一时间,冰晨握紧了拳头,她发誓,那些伤害了小姐的人,一定要死。

    冰怡茹缓缓地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晨姨,不需要太着急的,我们可以慢慢来,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也知道啊,那你之前想干嘛?早死啊?”冰晨轻轻的点了点冰怡茹的脑袋,随即说道:“说起来,豪儿少爷呢?他不应该保护你们的吗?怎么没在?”

    听上去是在怪罪星晓豪一样。

    冰怡茹赶紧为星晓豪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小豪护了我们一路,他在我们进入雾迷流息之前阻拦追兵,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的伤,应该把我们还严重。”

    看着冰怡茹紧张星晓豪的样子,冰晨无奈的叹了一口,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就这么死心塌地吗?

    “行了行了,你也别担心了,我们会负责寻找豪儿少爷的,你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冰晨安慰着冰怡茹。

    可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星晓豪自从进入了雾迷流息之后,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出来。

    冰怡茹浅浅一笑,说道:“我知道。”

    说着,便又沉默了,冰晨看着着实担心,她认为冰怡茹还是在担心星晓豪,随即说道:“好了,我们不多想了,我给你擦一下身子,顺便换一下药。”

    冰怡茹轻轻的点了点头,在冰晨的搀扶下缓缓坐起来,这伤她确实应该好好养养了。

    ……

    “咳咳……”这片荆棘林跟先前的树藤林完全不一样了,同样是斩不断,刚才的树藤林至少是弹性的,斩不断只是将你弹开,可是这里,那些荆棘就如同无坚不摧的金属一样,金蛇剑斩击在上面,都擦出了无数的火星,震得紫玉欣手臂酸麻。

    不过也好在这里的荆棘是死的,不会动,再加上因为粗大的原因,所以空隙巨大,紫玉欣虽然艰难,不过紫玉欣还是有惊无险的穿过了一根又一根的巨大荆棘,朝着深处走起。

    “这究竟是什么啊?”闲暇之余,紫玉欣还能探讨一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危险正在逼近。

    紫玉欣的体力在经过乐谷的训练之后,已经大幅度提升了,可是也经不起这么消耗啊,这刚才的一路奔跑,现在又上上下下的爬荆棘林,中间又没有怎么休息,能不累吗,就连金蛇剑在手中紫玉欣都觉得快要提不起来了,要不是现在对它有着极重的依赖感,紫玉欣现在都想要将它给扔下了。

    “唔……”天色已黑,紫玉欣找了一个拱起来的粗大荆棘,靠在上面,无力的滑下,落地之后,脑袋高高的扬起,目光有些虚弱,看着天空,这里的月,竟然是罕见的红色,那妖异的血月,看着紫玉欣有些呆滞,她现在已经非常的疲惫了,现在这种情况,让她能说些什么呢?她什么都不想说。

    低下头,紫玉欣双膝并拢的坐在那里,双手将之紧紧的抱住,身子瑟缩在那里,她现在是又累又饿又冷,这个荒凉的鬼地方,别说小动物了,就连可以食用的植物都没有,嗯,只有这些荆棘,可是这些荆棘就连金蛇剑都斩不断,更别说她的牙齿了。

    她可不认为自己的牙齿能比得上金蛇剑,不然她不介意去啃上一啃。

    感受着周围的的寒冷,紫玉欣眼睛有些无力的想要闭上,不过被紫玉欣强行睁开了,这样闭闭睁睁连续十几次,突然间紫玉欣给了自己的一巴掌,非常用力的那种,脸都给扇红了。

    “不能睡,绝对不能在这里睡着,绝对……”说着,紫玉欣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她不能浪费时间了,与其在这里停留面临着睡过去的风险,不如起来继续寻找出去的路。

    紫玉欣提着,不,是拖着金蛇剑,她现在真的连拿起金蛇剑的力量也想省下来了。

    紫玉欣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呢,突然间听到了什么声响,紫玉欣现在就怕跟刚才一样的那种情况一样,这可不是藤条,这是荆棘啊,这要是被捆住一下,那可不是闹得玩着。

    这痛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受伤,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这玩意出个血断个骨什么的,那就是****了,所以现在紫玉欣最怕的就是这个。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紫玉欣缓缓地回身,然后看见的是绝望,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发出声响的竟然真的是凌乱交错的荆棘藤。

    紫玉欣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然后撒腿就跑,刚才那有些虚弱的身体现在爆发出来的速度甚至比一开始的时候还要大上一点,果然,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只不过,荆棘的速度更大,紫玉欣根本就没有跑出去多少,就被荆棘给抓住了,就如同钢铁一般坚硬的荆棘,第一时间抓住的是紫玉欣的四肢,尤其是紫玉欣的右手,上面缠绕的荆棘还在不断的缠紧,那尖锐的荆棘刺已经刺入了紫玉欣的身体,紫玉欣忍着没叫,可是手却撑不住了,金蛇剑从紫玉欣的手中脱落。

    “不……”紫玉欣知道,一旦金蛇剑落下去,那么自己就更加的别想挣脱这荆棘了,虽然金蛇剑也斩不断这些荆棘,可总比没有有希望吧。

    紫玉欣竟然在空中挣扎起来,至少她要把金蛇剑抓住,可是,这样子的下场就只是为自己新增不少的伤口。鲜血顺着荆棘滴落,那如同钢铁一般的荆棘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撼动的,因为她这一挣扎,上面的荆棘刺深入血肉,不过好在,缠绕在上面的荆棘并不多。

    原本还想缠上去的荆棘在此刻停止,而紫玉欣,在此刻,终于是忍受不住疼痛与疲倦的双重折磨,就这么的睡了过去,而且还非常的熟。

    血月微红,一个黑色的人影于红月之中停留,下一刻,荆棘甩动,竟然就这么的将紫玉欣给甩了出去,那力道,有些恐怖的,这究竟要做什么?

    并没有过多久,一个人影迅速的闪现至此,正是追着紫玉欣过来的顾彩霞,她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停留在那里的荆棘上方的血滴,她当年也是在这里被捆过的,这里也曾挥洒着她们的汗水与血滴,而现在滴落在这里的,是虹龙大长老的血液啊。

    “你们……”这一次,顾彩霞是真的生气了,这实在是太过分了,什么略试验,这分明是想要大长老的命啊。

    那边的荆棘旁,跌落下来的金蛇剑刺在那里,顾彩霞第一时间的赶过去,因为愤怒,脸上满是正色,伸手将金蛇剑握在手中,想要拔起来,可是奈何一动不动,顾彩霞立刻就确认了,这是神灵剑,也唯有神灵剑,还能在此地维持这样一分特性。

    顾彩霞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神灵器在此地虽然还能保持着一部分的特性,不过它们的神性是不可能存在的了,也就相当于是一件强一点的武器,刚才她就知道了,它们就是想要让她追不上紫玉欣,现在,又把紫玉欣身上唯一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分开,它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声音重重的传出去,可是却无人应答,一时间,顾彩霞真的非常的愤怒,“啊……”

    来自龙族禁地的九层境义,这实力的质量还是非常高的。身体瞬间凌空,可是却什么都看不见,她着急的喊道:“至少把方向告诉我,她现在身上带伤,真的会死的。”

    依旧无人应答,顾彩霞就更加的恼火了,“你们是疯了吗?我们等了她那么多年了,如果因为你们害死了她,我们一定不会原谅你们的。”

    周围依旧一片寂静,顾彩霞就觉得胸腔内有些一团火在燃烧,喊道:“如果她真的因为你们而死,你们的内心真的过得去吗,你们真的对得起先代的大长老们对你们的恩情吗?忘恩负义,你们心里过得去吗?”

    这一次,有反应了,那之前捆住紫玉欣的荆棘同时指向了一个方向,顾彩霞丝毫没有犹豫,朝着那边赶去。在空中的时候还不忘记住这里是哪里,毕竟那是神灵剑,她既然取不走,那只能是日后宫主亲自来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