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元灵法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风羽令
    “喂喂喂,我是不是错过什么了?”星晓豪一回到凌天学院的医务室,项天倚就一直在问他发生了什么,星晓豪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些,项天倚听着有些懵,不过也算是听清楚一点,那就是星晓豪现在就是要赶紧的去闭关一段时间。

    “额,小豪啊,你怎么还不去闭关啊,你应该去消化消化那吸收的灵魂力量啊。”项天倚说道。

    “我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会有人找我说一些事情,所以我还是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星晓豪找了一个舒服的方式靠在床上,动了动右手,说道:“因祸得福,我的右手的伤基本上已经完全好了,只剩下那身体里面仅剩的一些经脉没有完全的修复了。”

    “唉,那就是不错喽,说到这里,你刚才说有人会找你说一些事情,是谁啊?您竟然会安安稳稳的待在这里等,真是难得啊。”项天倚嬉笑道。

    “蓝叔叔。”星晓豪淡淡的说道。

    “啊?凤皇?额......”项天倚想了想,好像是哦,羽栖城这边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肯定是会被凤凰宫的人注意的,而因为星晓豪的关系,那关注这里的人恐怕就只有三个了,凤皇,凤后,以及凤神,所以星晓豪说是凤皇,项天倚能理解的。

    “啊咧啊咧,看来你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啊,哈哈......”项天倚嘲笑道。

    “随便。”星晓豪耸耸肩无奈说道,这是没有办法的,被骂也就被骂了。

    “行,你任性。”项天倚笑道,突然想起什么,严肃道:“小豪,说起来小裔应该也是差不多要走了,我们再留他也是不好意思了,如果这样子的话,那凌天学院这一边万一出事怎么办?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状态都不是很好。”

    “没事的,简单的人过来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最主要的就是妖冥凤现在根本就不想出来,它没有战斗之心。那些人来这里无非就是想要获得妖冥凤的力量,可是妖冥凤根本就不会把自己的力量借给那些人,而且,以妖冥凤的性格,他们要是对妖冥凤使用特殊手段,那对我们来说就更好了。”星晓豪抬头看向窗外,淡淡的说道。

    “也对,妖冥凤确实是没有那么好说话的。”项天倚挥挥手说道:“说到妖冥凤,小豪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妖冥凤的力量真的爆发了,那这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星晓豪沉默了,最后才轻声的说道:“我不知道,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的保护这里不会受到妖冥凤的伤害,不管最后怎么样了,我觉得我与妖冥凤总会一战的,不管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星晓豪捂着脸说道:“我虽然不信天命这种东西,但是有时候又不得不相信啊。”

    “唉......命这种东西还真的是很无奈呢。”星晓豪长长的叹息,右手抬起,星晓豪透过五指,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项天倚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星晓豪,并没说什么,因为他虽然和星晓豪有过一些交集,但是要是说了解星晓豪的话,那根本就是不能说的,毕竟他与星晓豪也仅仅是在一次战斗中认识的,项天倚对星晓豪的过去完全是不知道的,更不知道星晓豪这种表情代表什么。

    时间过去飞快,直至傍晚,那里的残局已经基本上收拾干净了,至于那星晓豪所说的地方玄院长并没有随意的就派人过去,那可是生体链接阵图啊,只要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触发全部,那后果就不是玄院长可以想象的了,所以玄院长是准备在通知凤皇之后在去处理这件事情。

    郑旋毅直接被云镜拖回医务室,许洁雅自然是跟着回来了,同时来的还有顾瑶,那星晓豪说有人会找他还真的是唉,“小豪啊,凤后娘娘找你。”

    星晓豪突然间有点机械般的转过头,问道:“额,怎么会是铃姨,不应该是蓝叔叔吗?”

    “嗯,我们本来也是想找陛下的,不过陛下不在,娘娘倒是在,所以就这样喽。”顾瑶笑着看着星晓豪,星晓豪刚想说话,顾瑶抢先说道:“娘娘说了你不许不去,要是你敢跑路的话,那么她就亲自过来,反正她不是凤皇族的,根本就不用怕那谁的,嗯?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啊,那你说吧。”

    星晓豪果断的闭嘴,缓缓的下床,脸上的表情和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似乎有点不太自然,云镜和许洁雅都不知道为什么星晓豪一听到凤后娘娘的找他会这样子,难道凤后娘娘很凶吗?两个人女孩想了想,不对啊,传闻中的凤后娘娘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啊,怎么会是很凶的呢,难道传闻有假?不会吧。

    院长室,一面虚幻的光幕上有着这柳玥玲的影像,玄院长等人都是恭敬的站在那光幕的面前,听着她所说的话。

    “玄长老,你可知罪?”柳玥玲背着大家,声音略显清冷。

    “是,娘娘,微臣知罪,不过最近的事情确实是有点超乎我的想象,所以这几次的处理确实是存在问题,请娘娘恕罪。”玄院长拱手说道。

    柳玥玲缓缓的转过身来,那绝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的修饰,乌黑的长发披肩,毫无任何的首饰佩戴,黑色灵动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威严,这不是普通的女子所能拥有的,她是凤后,凤皇之妻,但是同样的,她还是凤凰族的主事人,只要凤皇不在,那么她就是凤凰族下令的人,这是元魂大陆上少有的事情,尤其是凤凰族这种大陆最强的种族之一,一个女子作为最高下令者,这所代表的是什么?这地位何足之高啊。

    “不,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羽栖城的最近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你都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里是凤凰族,不管对方是谁,这里都是凤凰族,哪怕站在你面前的是龙皇星月晨,你也要这么说。”柳玥玲的眼眸之中带着寒冷看着那些前来凌天学院的各个势力的带队者,显然她说的玄院长的罪是这些时间任由这些人在羽栖城所做过的那些过分的事情。

    “额,这......”玄院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娘娘说的是这件事情啊。

    “怎么,你有意见吗?”柳玥玲问道。

    “不,没有。”玄院长随即说道。

    “嗯。”柳玥玲点点头,随即看向其他人,问道:“那现在,你们是不是应该和我说一说你们在羽栖城捣乱到底想要做什么了吧?我希望我听到的报告是错误的。”这一刻,哪怕是隔着那幻影通灵石,大家都纷纷的感觉到了寒冷。

    幻影通灵石,一种特殊的灵器,没有任何的战斗能力,它的作用虽说有时候很有用,但是所具有的局限性实在是太大了。幻影通灵石,是一种用于通讯的灵器,它的制作材料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矿石,这种矿石据说有着一点点的空间力量,叫做幻灵镜,矿如其名,它的样子就像是一面镜子一般,由它制作而成的幻影通灵石,只要两块幻影通灵石分别的在里面留下一丝灵魂力量,那么这两块幻影通灵石在一定距离之内,就可以显现出周围的景象,而经过长时间的改变,便演化成了现在的通讯灵器了,而且距离也是越来越长,羽栖城虽说是在凤凰位域的范围之内,但是距离凤凰都城还是有很长的距离的,而且还要经过好几个位域之门,这也是这幻灵镜的神奇之处了,隔着那强大的空间力量竟然真的可以连接成功,这也是说它有着一部分空间力量的原因。

    幻影通灵石只能传送影像,不能传送力量的,哪怕是现在最高级的幻影通灵石也是不行的,但是现在大家分明感受到了一丝寒冷,这寒冷是柳玥玲带来的吗?不是说凤族凤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吗?这怎么......

    “凤后娘娘啊,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请不应该是等凤皇陛下回来再说吗?”右界的一位长老这么说道。

    “哦,那么你的意思就是我管不到你了?”柳玥玲轻轻的一笑,随即看向他,淡淡的说道:“我可不管你是谁,今日就算是星月晨在这里,他也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也不要说我没有资格管,叶枫不在,凤凰族我说了算。”

    “凤后娘娘,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您难道就不怕凤族的长老殿发难吗?”严金殿的一位长老这么问道。

    他们可是听说过凤后与凤族长老殿的不合,当初就是因为凤族长老殿想要凤皇罢后,这才惹怒凤皇,从此之后,到也没有人真的去招惹凤后,毕竟凤后的为人确实是温和,并没招惹任何人,一般都是呆在那后宫的最深处。但实际上,熟知柳玥玲的人才知晓她并不是真的温和,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柳玥玲看上去温和最主要的就是因为当时的蓝凤儿正处于极其危险的地步,对于有孩子的母亲来说,孩子就已经是她们的全部了,至于其它的,还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柳玥玲不管事,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无能。

    “叶长老,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吧,我也是凤族长老殿的一员,而且就算我真的因为凤族长老殿的关系管不到你,我也同样有别的办法管你。”柳玥玲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此时变成了嘲讽的笑容。

    “哦,是吗?那不知道凤后娘娘说的办法是什么呢?”这位叶长老不肯服输的说道。

    “因为风羽令。”柳玥玲直说了这五个字。

    “额,什......什么?”叶长老一下子就愣住了,不仅仅是他,就连玄院长也是也愣住了,这和风羽令这凤凰族最高权力的令牌有什么关系,玄院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难道那些事情不是传闻,龙凤麒麟三族那代表最高权利的三块令牌都已经有了主人了。

    就在玄院长想事情的时候,院长室的大门被轻轻的推开,星晓豪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进来,不过这个时候的叶长老明显在气头上,连忙的对星晓豪吼道:“混蛋,没有见到这里有重大的事情在商议吗?你们凌天学院就是这么教导学员的嘛?就算你们没有教导好,难道就没有家教吗?”

    好家伙,这一骂可是足足骂了人家的整个学院了,玄院长这么一听就不开心了,刚想说话,但是这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阴冷的气息,不对,与其说是阴冷,不如说是寒冷的杀意,这是谁?

    那叶长老此时就像感觉自己处于极冰冷的冰窖,身体的么一寸都被冻僵了一样,这已经不单单是杀意了,因为杀意绝对不能令人的身体冻僵,这是一种火焰,阴性的火焰,星晓豪已经完全的变了一个模样,那冰冷肃杀的脸庞别说玄院长了,就连柳玥玲也是被他吓了一跳。

    幽蓝色的火焰覆盖左手,死死的掐住那位叶长老的喉咙,右手扬起,灼热的火焰将这里的温度瞬间点燃,哪怕是这样,大家依旧感觉到了一丝深深的寒冷,那寒冷的源头就是星晓豪,现在的星晓豪就像是一柄寒光凌冽的利剑。

    不仅仅是叶长老,就连其他人也是完全的动弹不得,就在这时,柳玥玲那轻轻的的声音传过来,“豪儿,住手。”

    星晓豪的右手一下子停下来,两种火焰一下子全部散去,如此的收放自如这里的人自认都不能做到,这人是谁?对凤后如此的言听计从,是凤族的哪一个青年才俊不能?可是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众人还没有缓过气来,尤其是叶长老,毕竟他之前才是正面的承受了星晓豪的气势压迫啊,现在还在剧烈的喘着气呢。

    柳玥玲目光柔和的看着星晓豪走向一旁,默默的摇摇头,对星晓豪说道:“豪儿,虽说无所谓,但是在这凌天学院之中,龙族死了一个长老,对凌天学院的名声并不好,你现在可是凌天学院之中的学员,要以学院的荣辱而重。”

    星晓豪默默的走向这个房间里的角落,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受到刚才事情到影响。

    看见星晓豪并没有别的动作,柳玥玲的目光随即看向叶长老,说道:“叶长老,到目前为止我其实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哦,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说豪儿没有家教是吗?那现在告诉你,他有,他的家教绝对要超过这里你们全部的人。”柳玥玲这时说的话绝对是坚定的。

    众人一愣,随即大家就想到了星晓豪可能与柳玥玲之间的关系,难道......

    他们的想法还没有出来呢,柳玥玲的声音便已经到了,“你们不要多想了,豪儿并不是我凤凰族之人,他是你们龙族的人,只不过呢......”柳玥玲并没有把话说完,随即看向叶长老,道:“叶长老,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凤后娘娘,能否听我一言。”身穿淡金色长袍的他是这里最年老的,就连玄院长在年纪上也比不上她,原本他并没有来这里的,但是感觉到星晓豪刚才那冰冷的其实之后,这才赶过来的。

    “戚长老请说。”对于这一位,哪怕是柳玥玲也不得不尊敬。

    “龙凤两族虽说存在不少的摩擦,不过那也仅仅是一些小事情上面,这些事情并不影响我们二族的联合关系,至于这最近在羽栖城发生的一切,我很抱歉,确实是我督促不力,这一次回去之后,我会在这一方面上加强的,所以请娘娘看在老臣的面子上不予追究。”戚涵那张老迈的脸庞上露出一种平淡的神色,对于金龙族的一切,他显然是知道的。

    可是柳玥玲摇摇头说道:“戚长老误会了,我说叶长老好自为之的理由可不是因为我凤凰族,至于具体的是什么,我便不说了,省的某个小家伙怪我呢。”说话间还看来一眼星晓豪,不过星晓豪倒是平静的站在一旁。

    戚涵也是注意到了星晓豪,只不过他却也不认识星晓豪,带着疑惑的问道:“凤后娘娘,他是?”

    “我不是说过了吗,他不是我凤凰族之人,他是你们龙族的人,为什么要来问我呢?”柳玥玲淡淡一笑。

    这样说戚涵就无奈了,就算是真的如柳玥玲所说,星晓豪是龙族的人,但是自己对他的印象还真的没有,这孩子到底是......

    “好了,我们回归正题吧,我记得刚才陈长老说我无权过问凤凰族的政事是吗?”柳玥玲看向那最开始反驳自己的人,那人正好是右界的带队者之一,也是之前说话说得最无理的热门,同样是被星晓豪比喻成犬吠的人。

    陈长老很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硬着头皮回答道:“是的。”

    柳玥玲淡淡一笑,轻声说道:“豪儿,把风羽令拿出来。”

    “啊?额......”星晓豪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柳玥玲会知道风羽令在自己身上,“额,铃姨,您怎么会知道风羽令在我身上的?”

    “撒谎这种事情虽然说不好,不过你们这些小家伙要是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那我们也不能怪你们呀,不过呢,你认为凤儿敢对我撒谎吗?”柳玥玲笑道。

    “额。”星晓豪无奈扶额,貌似是这样,让蓝凤儿对柳玥玲撒谎,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凤儿真的敢这么做,柳玥玲作为蓝凤儿的母亲,从小看着蓝凤儿长大的,哪怕是一细微的举动,柳玥玲都能从中读出什么,再加上蓝凤儿从小不与外面的人接触,很少懂得隐藏自己,所以就根本不要说对自己的母亲说谎了,那根本就不可能。

    星晓豪从胸口轻轻抹过,三片交错叠放在一起的羽毛出现在他的的掌心,羽毛各不相同,中间的羽毛黑白平分,左边的羽毛散乱,淡青色的风影在它的周围浮动着,右边的羽毛则是火红色的,上面的每一丝毛发仿佛都是由火焰聚合而成的一般,这便是风羽令,代表凤凰族最高权力的风羽令,这三种羽毛,分别是与凤凰族三大圣兽魂对应的。

    在这一刻,除去星晓豪一个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其他人纷纷俯下身子,那是血脉的威严啊,三圣的血脉,除去一些特殊的兽魂外,一般来说都会臣服的,这是元魂大陆上的一个定理。

    风羽令转瞬即逝,显然是星晓豪收回去了,这时候的所有人已经不敢再说什么了,那是什么,那是代表凤族最高权力的风羽令,没有人会怀疑这风羽令的真假,哪怕是叶长老和那位陈长老就单单是那上面所散发的血脉威压就已经可以让他们相信了。

    “你们既然说我没有资格管,那风羽令的拥有者呢?”柳玥玲站起来,缓缓的说道:“你们在羽栖城做的事情,我很清楚,但是现在我没有精力与你们一一算账,等叶枫回来,我会让他来管的,这样子,也省得你们对我不服,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柳玥玲随后看向玄院长他们,“玄院长,你们也先离开吧,我有话对豪儿说。”

    “是,娘娘。”玄院长等人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至于那些叶长老什么的,现在也是收敛了,只有戚长老,似乎是很想找星晓豪聊聊,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不行的,所以也就只能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退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