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听说你也转世了 > 第一九七章 少年夫妻老来伴
    杨过吃了一惊,脱口道:“什么东西?”快速转身,手臂一扯,将龙拉至身后,面向白影所去方向。

    龙攀在杨过肩头,笑道:“别紧张,是个好玩儿的小东西。”

    杨过吐了口气,也笑道:“幸亏不是暗器什么的,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拦不住。龙儿,这是什么?”

    距离两人一丈远处,蹲坐着一个全身雪白,小狗大小的毛绒动物,奇的是,它有一双火红的眼睛,此时正盯着龙和杨过瞧,骨碌碌转动,好像在打什么鬼主意。

    龙道:“看样子,应该是狐狸,过儿,你瞧,它的尾巴是黑的。”

    杨过道:“还真是,可惜了,要是跟身子一样白就好看了。”

    龙道:“全是白的就不特殊了,跟普通的白狐狸有什么分别?我想,它应该是瑛姑的九尾狐。”说着,向四下里张望,接着道:“应该是一对儿,另一只在哪儿呢?”

    杨过奇道:“一条尾巴的九尾狐?”

    龙笑道:“可能道行太低,别的尾巴还没修炼出来。”

    杨过点头,又看了看大胆的小狐狸,说道:“龙儿,我觉得你倒像个修炼有成的狐狸精,回头给我现个形,让我看看九条尾巴怎么长的,我猜,你一定是从极北之地跳出来的雪狐狸。”

    龙一掌呼在杨过的头顶,说道:“不许胡说,拍碎你的天灵盖。”

    杨过嘻嘻一笑,也向四处张望,说道:“你说这是瑛姑的九尾狐,那么瑛姑应该在附近,也就是说老顽童跟着来了,他们人呢?”

    龙道:“可能还没过来吧,小狐狸自己跑出来玩儿了。过儿,咱们回红花坳吧,老顽童一定先去红花坳找咱们,或许现在已经跟雕兄碰头了。”

    去年冬天,老顽童听龙一席话,终于接受了自己与瑛姑有一个儿子的事实,同时也明白了一灯出家的真正原因。老顽童喜爱玩闹世间,不代表没有真感情。

    虽然少年荒唐,情不自禁,但他对瑛姑是有真情意的。因此,怕龙和杨过笑话自己,于夜半悄无声息离去,径直奔向黑龙潭寻找瑛姑。

    或许,有缘分纠缠的人总是逃不过一个“巧”字,老顽童才到黑龙潭,还没准备好唤瑛姑出来相见,一灯和慈恩就到了。

    如此一来,该来的都来了,该解决的事情也就能顺利解决了。时过境迁,当年的皇爷、帮主、少侠、贵妃全都不复青春模样,不免令人唏嘘。

    一灯大师遁入空门多年,看透世事,心中没有杂念;刘贵妃瑛姑伤痛丧子,恨极了仇人,但见到了昔日情郎,想到往事难追,满足与周伯通重逢,不再追究;周伯通看得开,胸中豁达,不去牵扯是非;慈恩得了原谅,也就得了解脱,彻底脱离尘俗,只剩下了和尚的身份。

    半载纠葛,一朝消解,皆大欢喜。

    老顽童记挂学习驯养玉蜂之法,带着瑛姑定居百花谷,度过冬天后,匆匆赶来。

    龙和杨过返回时,就看到老顽童盘膝坐在草地上,双手托腮,双眼痴痴地望着蜂巢,一动不动。在他的旁边,有一个白发老妇,一身黑衣,正是瑛姑。

    瑛姑听到脚步声响,回头一看,只见白衣人模样俊美,天下少有,蓝衫人相貌堂堂,英气勃勃,心道:“瞧样貌、气度,他们应该是伯通口中的龙公子和杨公子了。”向龙、杨二人微微一笑,将老顽童叫起。

    老顽童拍拍屁股,笑呵呵道:“漂亮娃娃,小杨过,你们回来啦,老顽童又回来了。”说着看向瑛姑,不好意思挠挠头。老顽童内功深湛,鹤发童颜,本来就跟苹果一样红润的脸面,此时变得更红了,不知道该怎么把瑛姑介绍给二人。

    瑛姑脸上也现薄红,瞥了老顽童一眼。

    龙和杨过相顾一笑,共同上前,齐声道:“周老爷子,瑛姑前辈,晚辈见过了。”向二人行礼。

    周伯通哈哈大笑,忙道:“乖,乖,瑛姑,快给他们糖吃。”

    瑛姑柔声道:“二位公子不必多礼,我与他能顺利重逢,还要感谢二位从中调和,好言相劝呢。”说着,当真拿出了一包糖来,笑道:“一点儿薄礼,二位不要嫌弃。”

    周伯通道:“娃娃快拿着,瑛姑当过贵妃,这糖果是皇宫里才能有的东西,外头可吃不着。”

    杨过热情,痛快接下,当即拆包,先拿了一颗塞进龙的嘴里,又喂了自己一颗,笑嘻嘻道:“好吃,好吃。”

    龙点了点头。

    周伯通对玉蜂念念不忘,但突然觉得此时提出学驯蜂不太合适,心念一转,说道:“漂亮娃娃,瑛姑的手艺好极了。你的玉蜂浆最好,拿些过来,让瑛姑给你们露一手。”

    龙怎会猜不出老顽童真正的目的,微笑道:“周老爷子,厢房空着,您和瑛姑前辈在这里多住几天吧。等过两天,山上的花儿再多一些,咱们一块儿去放蜂,有了足够的花儿,玉蜂吃得饱,也更听话。”

    这些话正中

    老顽童心坎,他连连点头,赞道:“瑛姑,你听,我就说漂亮娃娃人好吧。他知道老顽童不是专门来看他的,是惦记他的蜂子,还不说破,拐着弯儿让老顽童做客,准备好了要教我跟蜜蜂玩儿。咱们得把他的好意领下,多在这儿住几天吧。”

    杨过也道:“是啊,住下吧,我正要去取蜜,捞鱼,咱们中午好好吃一顿。”

    瑛姑谢道:“感谢公子照顾,有劳了。”

    杨过笑道:“周老爷子天真纯朴,待我和龙儿极好,咱们是好朋友,您二位安心住下,想住多长时候就住多长时候,欢迎,欢迎。”交待龙款待二人,自己忙着去取蜜、捞鱼。

    龙心道:“我只会在一旁安安静静当花瓶,怎么招待人。”暗暗责怪杨过给自己苦差事,说道:“您二位歇着,我去拿玉蜂浆过来,让瑛姑前辈尝尝。”进屋里去调制蜜水。

    瑛姑看着龙的背影,向周伯通道:“闻名不如见面,龙公子果真倾国倾城,他若是个普通人,非得被抢进皇宫不可。”

    周伯通捋捋胡子,笑道:“我还能骗你吗?漂亮娃娃本事不小,我那睡绳子的功夫就是他教的。”忽而眼前飞过一只玉蜂,忍不住跟在玉蜂后头追,手舞足蹈地追到了山坳出口,又追在另一只后头,折返回来,嘻嘻哈哈,没有一刻消停。

    瑛姑看着老顽童,性情如几十年前一般,不禁悠然神往,想起那个活泼好动,能说会道的有趣青年。那时,瑛姑身为宠妃,虽然较一般妃嫔更自由,甚至可以依着自己的喜好,学武练功,但皇宫终究是皇宫,时间长了,生活难免枯燥。周伯通就像是一只到处飞舞的蜂子,飞进了瑛姑的聊赖世界,引得她芳心暗许。往事不堪回味,想起来甜苦交集。

    周伯通跑了一阵,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东望望,西望望,问道:“咱们的小狐狸呢?”

    瑛姑道:“跑去玩儿了吧,等玩儿够了,自己就回来了。”话音甫落,两只白色的身影窜了过来,围在瑛姑的脚边打转。瑛姑笑道:“小东西不禁念叨,说回来就回来了。”俯身将狐狸捞在怀里,轻轻抚摸,怀抱婴孩儿一般。

    周伯通伸手,说道:“给我一只抱抱。”

    瑛姑将一只狐狸递给周伯通。

    周伯通拍拍狐狸的小脑袋,说道:“都怪我躲你躲得很,要不然的话,咱们的孙子都该有漂亮娃娃大了。”

    瑛姑闻言一怔,霎时红了眼眶,说道:“瞎说什么,不害臊。”

    周伯通是有什么说什么,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伤感话,还能笑呵呵抱着小狐狸哄。

    瑛姑为丧子之痛折磨了几十年,,该流的泪已经流干了,再也流不出什么,悲伤只在脸上逗留一阵,便全无了踪影,走到周伯通身边坐下,身子一歪,靠着周伯通的肩膀。

    龙端着茶水站在门口,看着草地上依靠在一起的二人,心中一暖,转身又走了进去,将茶水放到桌上,从衣柜里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打开后窗,运起轻功,飞出了红花坳,一路奔向古墓入口处,等杨过出来,让老顽童和瑛姑能多多单独相处。

    少年夫妻老来伴,有多少人能携手走到白头呢!

    杨过拽着木箱浮出水面,才一睁眼,就见龙坐在溪边的石头上,笑吟吟看着,吐了口水,笑道:“龙儿,你来接我吗?”

    龙道:“不是,突然想你了,过来看看。”伸手将杨过拉起,帮他将木箱搬上案。

    杨过笑问:“想我?为什么呀!”

    龙道:“需要为什么,想你就是想你了。别傻站着,赶紧把衣服换了。”

    杨过“哦”了一声,双眼看着龙,目不转睛,脱了湿衣服,光溜溜站在龙的面前,笑道:“我等风干!”扭动身子,甩了甩水。

    龙淡淡道:“无耻!”伸掌重重拍在杨过屁股上,发出“啪”“啪”两声脆响。出口位于山洞中,回声严重,“啪”“啪”之声,连绵不绝,反反复复。

    杨过捂着屁股,委屈道:“疼,你给我揉揉,你不给我揉,我就一直晾着,冻死算了。”搓了搓手臂。山洞阴凉,外面是春天又如何,杨过不运内功抵抗,冻得汗毛直竖,鸡皮疙瘩满身。

    龙无动于衷。

    杨过跺了跺脚,皱起了脸,不住地叫:“冻死啦,冻死啦。”

    龙后退三步,冷冷道:“你还当自己是十四的孩子吗?少来做戏。”扬手将衣袍抛出,罩在杨过身上,转身走到洞外,背对杨过。

    杨过心道:“还是不能玩儿太过的。”甩了甩头发,潜运内功将身体蒸干,穿戴整齐,将湿透的那套衣服塞进木箱,喊道:“我好啦。”

    龙扭头,说道:“过儿,先别忙着搬箱子,深山老林的,不会有人来偷,咱们先去捞鱼。”

    杨过不知龙的打算,却依言照办,跑到龙的身边,牵起龙的手,边走边道:“龙儿,我刚才心里甜,甜的,你要是天天这么直接,我得美死!”

    龙道:“把想你、爱你、喜欢你天天挂嘴边,听不腻吗?”

    杨过笑道:“咱们真心相爱,听多少遍都不腻,听着听着听腻歪的,肯定不是真心。”

    龙道:“好吧,既然你喜欢,我每天都跟你说,一天说几遍合适?”

    杨过沉吟片刻,说道:“说话费神,也别太累了,抽空说十来遍就行了。”突然觉得龙今天特别好说话,心道:“有古怪,有古怪,让我再试试。”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低声道:“龙儿,咱们今天试试第一页那个,行吗?”

    龙反问道:“怎么心心念念第一页的?”

    杨过道:“没试过嘛,别的都试过了,就那个没试过,好不好?”

    龙抿了抿唇,眉头皱起。

    杨过急道:“小心,别摔了。”在龙被绊倒之前,将人拉住。

    龙神色不变,还在考量中。

    杨过暗自佩服:“差点儿摔个马趴,还能不动声色,真想给你磕头。”正腓腹着,忽听龙道:“好吧,我答应了。”

    杨过“啊”了一声,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了确认,问道:“真答应?”

    龙点头。

    杨过心里犯嘀咕,惊喜交集,决定问个清楚,说道:“龙儿,你怎么了?正常吗?今天好乖啊,我有点儿受宠若惊!”

    龙道:“没什么,今天看到老顽童和瑛姑在一起,有些感慨。”

    杨过问道:“感慨什么?”

    龙道:“他们相识年少,圆满却在白发苍苍。”停下脚步,仰望杨过,笑道:“咱们相识年少,圆满也在年少,可以这样一直牵着手,走到白发那天,我觉得咱们很幸运。”

    杨过缓缓点头,说道:“是啊,还是咱们幸运。”

    龙道:“然后,我想了想咱们在一起的过程,思来想去,我好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死皮赖脸非要与我在一起,我肯定要孤孤单单过一辈子。以前,我不怕孤单,现在,我最怕孤单,所以啊,过儿,我得好好谢谢你。”

    杨过明白了,说道:“再然后,你就来找我了,想要见我,是吗?”

    龙点头,接着道:“很突然的,我很想很想见你,很想让你牵着我的手,对了,过儿,咱们晚些回去,别打扰了周老爷子他们。”

    杨过笑道:“好,咱们不去打扰他们,走,我带你去找雕兄,别让雕兄没了眼色。”指向前方密林,拉着龙跑了进去。

    与神雕碰面后,二人带着神雕前去水池捞鱼,在山上逗留不少时间,直到正午时分,才磨磨蹭蹭回到红花坳。

    在之后的日子里,周伯通跟着龙学习养蜂、驯蜂,与瑛姑在红花坳住了两月有余,夏初时才离开。

    红花坳中是另一番光景了。

    一朵朵红花娇艳欲滴,簇拥着,开满了枝头,芳香馥郁,绿叶层叠,衬得红花更加娇美。

    这日,杨过砍柴归来,看着木屋、红花、绿树、绿草,突然觉得山坳美得不像话,不自觉的咧嘴生笑,加快了脚步。他将木柴靠在墙边,透过窗口望向屋中,发现龙不在,转身去生火做饭。

    如今,龙和杨过日子平静,打点生活之余,便是练功,因此,每日里,龙和杨过都要入墓借助寒玉床精深内功,时长、时短,按着各自的进度安排。

    饭食简单,杨过随便弄一弄就成了,最后添把柴,只需等着吃,再无他事可做。呆呆出神片刻,杨过看着红花,心思活络了起来,兴冲冲走进了红花丛。

    日暮时分,晚霞璀璨,杨过焦急地等在谷口,远远看着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心中欢喜,挥舞手臂,大喊道:“龙儿,你”住了口,“回来了”三个字堵在了喉咙里。

    原来,那白衣人并不是龙,身后跟着的不是神雕,而是一个黑衣人,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杨过皱起眉头,心道:“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外人进来,他们要干什么?”心中起了警惕。

    不一会儿后,两人走到了杨过面前。

    白衣人是一个少女,容颜娇俏,肤若凝脂,十分秀丽,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黑衣人是一个男子,面容俊朗,颏下留有微髭,眉眼与白衣少女有几分相似,体格健硕,看起来二十出头。两人手中皆拿着长剑,显有武功在身。

    黑衣男子见了杨过,想不到深山之中竟有一个衣着华贵的英俊青年,微微吃惊。白衣少女也是一样,面露惊讶,好奇为何一个俊秀男子会在山里,瞧着杨过英俊模样,不禁心头怦然,面上发热。

    杨过盼龙归来,却见了不相干的外人,心生不满,冷冷道:“你们是谁?来此为何?”

    黑衣男子拱手道:“在下慕容诚,这是舍妹慕容仙,我们在山中漫游,突见这方炊烟袅袅,料想该有人家,想来借宿一宿,还请阁下行个方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