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网王之中国魂 > 第二百五十章
    张无柳没回我的话,自顾自地继续说:“西方那边的情况,比东瀛还不如。到处是妖孽横行,民不聊生。那里还有一种妖怪,极是怪异。被打伤的人,竟然尽数化为飞灰,当真是恶毒无比。”

    张无柳的语气还是那般的极度厌恶,像他这样极度讨厌西方的人,竟然会亲自去调查,可见是真的对这事上了心了。

    我和鱼诛爷爷对视一眼,开口道:“这种东西,我们在东瀛也有见过。”

    张无柳挑眉:“东瀛也有?”

    我点点头:“出现过,而且我们也调查过。据说是一个叫千年伯爵的人利用人类的灵魂来作武器,制作出来的那种妖怪。”

    “千年伯爵?难道也是那家伙找来的喽喽么?”张无柳自言自语。

    我离得近,听了个真切,于是问:“那个家伙,是指偷百人怨的那个?”

    张无柳重重地咳了一声,瞪了我一眼,转了话题道:“西方那边妖怪肆虐,但也有像我们这边方士一样消灭妖怪的人存在。好像叫什么,驱魔师?”

    驱魔师?是我们认知范围之外的方术师之类的么?向鱼诛爷爷望去,他也冲我摇了摇头,想必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我想了想再问:“既然也有人在消灭妖怪,那为何还能那么乱?据我所知,那些妖物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普通的刀剑根本伤不了分毫。”

    张无柳极其不屑地说:“他们能有什么高明的手段?无非就是用蛮力打来打去罢了,借助一个他们称之为‘圣洁’的东西。”

    “圣洁?这名字真像西方人叫的。那是个什么东西?”我一脸好奇的问。

    当时打那怪物的时候,我用的是自己的血。那个叫“圣洁”东西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的话,那也应该是天地间的至阳之物吧。

    “不清楚。”张无柳随口答道:“反正也不是什么宝贝,本大仙压根没放在心上。听说那东西挑人,不是人人都用得了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听张老这么一说,那还真是个怪东西。不过,天地间的灵物多不胜数,出现什么样的都有可能。但如果挑人的话,想必那些所谓的驱魔师,数量也多不到哪里去吧。再加上又有一个可以制造怪物的千年伯爵,也难怪西方会乱成那样。

    天地万物本是一体,虽然看上去西方那边乱成什么样,与东方这边都无甚关系。可两边无论哪边阴阳失衡都会对另一方有影响。

    西边那边若是乱成一团,将来一旦真正对峙起来,其形势必定也能牵动大局。至于那些个驱魔师,到底是什么来头,有无组织,能不能拉拢,这些还有待商榷。

    总得来说,张老带回来的消息实在是算不上好。鱼诛爷爷一出书房,便差人送信去中原了。这事情还是得早些告诉那边,让其早做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张无柳也懒得再回长白山,所性也在这里住了下来。白天他倒也安份,整日呆在屋子里也不见他出门,可一到晚上,就绝对找不见影,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苗玲儿一个人在日本闹腾在一大圈后,终于又找上了我,支吾了半天,最后还是我问了出来。

    “玲儿,你来找我是不是因为你爹叫你来东瀛的事?”

    苗玲儿点点头,看了看我又说:“现在我已经知道你很强了。所以我来是想告诉你,我爹为什么要我来找你。”

    我一抬眼皮:“是不是因为妖孽纵横,阴灵肆虐?”

    苗玲儿猛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我两手一摊:“为这事情来找我的可不只是你们一家。说吧,苗疆那边又是什么情况?”

    苗玲儿身子往后一挪,坐在椅子上晃着脚:“我来的时候,只是养尸林里的尸体有些不寻常,偶尔有几具僵尸没人去提出会自行惊醒。阿爹那个时候就觉得事有蹊跷,和族里的长老商量了好几天,才决定让我过来东京找你。”

    她顿了顿又说“前些日子,阿爹来信了,说是养尸林里已经变得古里古怪了,几个进去的族人都没再出来。现在阿爹已经把养尸林给封了起来,不让人进。还催问我,这边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法子。”

    我叹了口气说:“你们苗疆的养尸林想必是极阴之地,故而才能养出那么多毛僵来。可现在越是阴气重的地方,就会越不安全。”

    苗玲儿一听便急了:“这可怎么办啊?我们苗疆从来都是靠养尸林来养毛僵养蛊虫。若是没了养尸林,那我们苗疆蛊毒和控僵术不是就传不下去了?”

    “你别急,听我说完。”我边安抚边和她解释:“现在的情况,恐怕不只是你们苗疆是这样。我听说现在许多风水好的大墓里也出现了不少尸变的情况。这应该是天地间阴阳变换不定所造成的风水易位。好穴变成了坏墓,所以才会在风水宝地也发生尸变。”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把风水变回来啊?”苗玲儿好奇地探过头来问。

    “我们现在正是在想办法。可是,事情好像并不简单。”我锁着眉头分析:“现在不只是苗疆,中原这些地方,就连我们现在在的东瀛,西方的国家,也都是妖孽肆虐,乱成一团。这种情况,已非个人的能力所能改变的了。”

    苗玲儿顿时泄了气:“那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我看向她,用坚定地口吻说:“当然不能就这么放弃,一放弃就等于放弃了生存的权力。你阿爹不也正是因为想改变这种状况,才让你不远千里来到东瀛找我的吗?”

    苗玲儿突然笑开,道:“阿爹果然没有看错,他叫我来找你是对的。这些天我在东瀛看到了许多事,你很强,而且不会放弃不会认输。所以在别人眼里不可能的事情,你却能办得到。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阿爹才让我来找你的吧。就算我们全部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交给你,说不定就真的解决了。”

    我看着她爽快地笑脸,却不由地苦笑了起来:“你和你爹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

    谁知那小丫头听了这话,反而把头一扬,说:“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但是现在,我觉得我阿爹是对的,这事情只有交给你,我们才能放心。”她说完长出一口气,学起了大人摆出一副老成的样子说:“这下我终于可以安心地回去了。”

    我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不由地摇摇头。这小丫头在日本,学坏了啊……原来那一副直爽泼辣的样子,到哪去了?

    没过两天,苗玲儿就自动收拾好了东西来向我告辞,头也不回地回苗疆去了。临走时还说,她在苗疆等我消息,叫我早点回中原去。

    从机场送完苗玲儿回来,刚进屋,便看到张无柳坐在庭院最高的那颗树上,透过茂密的枝叶向下看我。

    他说:“丫头,是时候继承龙魂了。”

    我没应他,只低头慢慢走回了房间里。

    既然张老发话了,四位长老自是开始为这事忙碌了起来。事情来得突然,所以原订的回中国再办继承典礼的这件事情,只得取消,临时改成就地在日本办了。

    虽然给中原的大家族,大门派都有发请帖邀请来观礼,可现在想把远在中原的各大家族请来,时间已是太过仓促,来不及了。况且中原情况不稳定,他们在那边也算不得轻松。只得派此人随些礼过来。

    倒是这些日子在日本新交的一些家族,听说我要办继承典礼,纷纷表示会来参加。想来,这仓促的继承典礼倒也不会太冷清。

    这些天看着他们到处忙这忙那,这过得轻闲却感觉不到轻松。但我心里却是很清楚,这一天,总会来,不同的只是早晚。

    张老说,现在是夏天,阳气最足。若是等到秋天,阳气降,阴气升,那时再动手,怕是会对我们不利。

    他还说,这次虽然危险,但有他在,定会尽全力护得我周全。

    最后,他还告诉了我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这事情,只有他知,我知,连常雨烟都不知道。

    他说,天地间被盗的宝物,并不只有百人怨。那个不明身份的人,盗走了散落各地的天地至宝,他要做的事情,怕会是逆天。

    逆天啊!竟然有如此大胆?我们要对付的,便是这么一个丧心病狂之人。且不论他到底是什么理由,一旦逆天,那这世上的生灵,便全部都不复存在了。

    而我们这做的,便是阻止这么一个人的这种行为。

    这个世界竟然真的会有这种事情?我想笑,但却笑不出来。若是在前世,有人对我说起这些事情,恐怕我会觉得那人的脑袋不是进水了,就是中二病犯了。可现在我走在马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过往人群,真的觉得,原来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心的。

    不知道,不相信,便不会害怕,不会恐惧,不会担心,不会犹豫……

    而我,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承认这个身份,便再也回不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