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神的医流高手 > 第0568章 不要让彼此尴尬哦
    清晨六七点,港口有货轮发出鸣笛之声。

    晨曦朝露之间,即便是满目疮痍般的血腥画面,带着寒露的空气气息依旧让人觉得大地散发出蓬勃的生机,这或许是向死而生后的错觉吧?

    总之,当意识回归,确认自己大概率死不掉以后,那种觉得‘真好’的感觉,让我不由得对空气都充满了一种依恋之感。

    Holan在帮我捂住后背的伤口。

    我问过她,才知道我的自己的后背起了有着一个大窟窿,可以看到森然的白骨和里面的血肉,足足有她手臂那么粗的伤口开在背上,现出白骨和里面红丝黏结的血肉,这画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只不过,没有人比Holan更了解我的伤势之前有多严重,而那种严重不是因为伤口的面积有多大,而是化脓腐烂的部位很大很严重,但一场诡异的蛇与人的厮杀大战后,那些腐肉全部消失了,像是被某种蛇类给贪婪的啃噬干净了一般。

    因为不确定是不是好事,所以Holan的脸色才会比较古怪!

    但从我自己的感官来察觉,至少觉得现在的我,比起之前一度被小刀用锋刃抵在咽喉处的那种感觉,要好上不止一万倍!

    劫后余生!

    我让Holan把我扶起来,在周围转了一圈,蓦地发现一件让我觉得有些不安的事情,如果除掉几个面目无法分辨的人来说,其中死去的这些人当中,并没有那个袭杀我的绝顶高手小刀的身影!

    那个家伙逃出去了?

    我心下一片骇然,很难想象在拼尽全力,咬碎了皮带里夹藏着的一些蛇金脊,还刻意的用自己的血液不断的跟咬碎的蛇金脊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吸引而来的那么多条冬眠中复苏的蛇群,那家伙是怎么才数量那多庞大的蛇群之下逃生的?

    杀出去的?

    不太现实,即便是再强的人,想要丝毫不被蛇咬伤而跨越千百条蛇群覆盖得密密麻麻的范围而逃出去,他该杀死多少的蛇?

    且不说地上的蛇尸并没有达到那个数量,只是单纯的从那一晚我故意用蛇金脊而去猎杀在大馆内的几个畜生,群蛇几乎是不畏惧死亡也要前赴后继的事实来看,蛇金脊对蛇类有着神秘的驱使力。

    这也符合卫道所说的,自古以来,得到蛇金脊的人可以成为巫族大祭师、拥有操控万蛇的说法!

    不过其中让我难以理解的一点是,那些蛇原本是不分敌我的,也就是我当时身处于其中,本该也会被群蛇啃噬而亡的,为什么反而活了下来?

    这个问题让我一时疑惑,但活下来总归是最好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往深处去想!

    不久后,颜萍萍开着一辆大奔,朝霞映在水平面上的时间,她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捂着自己的嘴巴连连反胃,庆幸说好在自己昨晚喝多了酒,半夜就吐掉了,否则这会儿又该吐得死去活来了!

    在车上,颜萍萍询问了不少话,但Holan却都是先看我的眼神才决定回不回答,是不是如实回答,颜萍萍心眼大,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情况!

    我让颜萍萍带我们去她平时常住的一个居所!

    颜萍萍顿时现出复杂的表情苦笑道:“我现在带你们去的地方,保证连我前男友和前前男友都不知道,Holan当然也不知道了!”

    到了地方后!

    颜萍萍开门的同时,里面一个长相俊朗的帅哥正赤着肌肉虬结的上身,刚好把裤子穿上去,眼神奇怪的朝我们看了一眼,不过却连招呼都没打,只是朝着颜萍萍尴尬的笑了一下:“你起床也不跟我说一声?你带朋友回来的话,那我先撤了哈!”

    “滚吧——”颜萍萍脸蛋微红的跑过去把自己扔在地上来不及收拾的内内和文胸之类的全都捡起来塞在了一旁的垃圾篓里。

    那个俊朗的帅哥拎着自己的衣服在手里,走过来的时候打量了一下Holan,嘴角现出一个邪魅的笑意,朝Holan挤眉弄眼一下,然后拉开门出去了!

    “萍萍你可真渣女!”Holan翻着白眼,一脸的无语。

    “世界这么大,不经历怎么知道到底谁的大呢?”颜萍萍虽然脸红,言语却显得十分不羁的嘿笑道,“不过Holan,你看上林修哪一点了,他很大吗?”

    我已经无语了!

    “给我个房间,帮我去买一些东西,暂时不要走漏任何风声……”我坐在沙发里,浑身虚弱的朝着颜萍萍说道,突然想起来,“哦对了……有个消息我想打听一下,那天跟我一起的卫小琪,虽然我知道你看她不爽,但你知不知道后来她怎么样了?”

    “说起来,事情就比较大条了,你那个朋友受伤很重,不过是CC姐和蓝太亲自赶过去的,当时她浑身是血,蓝太不但把她送到最好的医院,还直接动用了直升机从香江那边的几家大医院里连夜请了几个很高明的医生过来,她的伤势很重,不过现在脱离危险了,倒是你们……”

    “好了,谢谢你了……”我苦笑道,“我现在还不适合聊天,劳烦你帮我买一些东西回来,事成之后我会记住你的人情的!”

    “说得像打发佣人似得,姐姐我不满意!”颜萍萍蹙着眉,显得有些不悦的白眼盯着我哼哼道,“要不是看着Holan的面子,姐姐我才懒得搭理你这种人呢!”

    “好啦,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好吗?林修他不是态度不好,而是他现在的状况真的很差!”Holan哭笑不得的对颜萍萍说道。

    “完了完了……你死了!”颜萍萍瞪大眼眸盯着Holan苦笑道,“以我无数次恋爱过的经历来看,你这是犯花痴症了,这是恋爱里面最贱格的一种表现,Holan你死定了,你该不会是真的爱上他了吧?他有这么好吗?”

    Holan哭笑不得,似乎也是懒得搭理自己这个性格都不太相衬的朋友,直接问我需要什么,然后写了一张纸条,让颜萍萍出去买!

    我在颜萍萍临出门之前,叮嘱了她一句,分开从几个药店里买,其中有些可以用其他的药代替,但有些是不能代替的!

    还有一点,暂时不能告诉任何人!

    “连Holan的父母和CC姐都不能通知吗?”颜萍萍狐疑的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很难说,在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会不会有人就在Holan父母或者CC姐的身旁是奸细,至少从CC姐的游艇附近都不安全的情况来看,他们掌握着Holan家里的所有情况,而且还敢动手,还有至少一个生还者,在我恢复行动能力之前,最好先不冒这个险!”

    “服了服了……”颜萍萍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拿着单子出门去了!

    “我先去洗个澡……身上太难闻了!”Holan终于回过神来,给我拿了一点吃的和水,然后把颜萍萍的家里当成自己家里似得,找了颜萍萍的一套衣服后,先去浴室冲洗自己浑身的污渍了。

    我喝了点水,坐在沙发里自己把身上带着血污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站起来对着客厅里的一面镜子看着自己后背上那个大窟窿般的伤口,连自己都觉得有种瘆得慌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再血肉模糊的伤口,至少符合人体受伤的规律,但我后背上这个仿佛被开了一个窟窿的伤口却显得格外的诡异!

    血丝凝结,白骨森然,甚至其中的血脉和经脉都隐约看得清楚,唯独像是被人为的挖走了一块血肉似得,格外森然!

    “咔哒——”

    “你在看自己的伤口吗?”Holan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来,柔声问道。

    我转过身,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Holan穿着粉色的T恤,下面是白色的短裤,一*长白皙的腿俏生生的矗立着。

    她歪着脑袋在擦拭着自己带着水珠的头发,而她的头发不是那种天生就很乌黑的那种发质,而是带着一些黄头发,可能是天生的,配合着她明媚而美丽脸蛋轮廓,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既清纯又性感,很矛盾的形容词,但出现在她的身上却十分恰当。

    “我哪里没洗干净吗?”Holan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上下。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出生这么好,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为什么在那种时候竟然做得出舍生忘死的举动?”

    “别小看人好吧?”Holan皱了皱秀气直挺的小鼻子,表情不悦的白了我一眼说道,“因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啊,也是你教我的嘛……”

    “什么道理?”我盯着她问道。

    “只有自己经历过,才知道真实的样子是怎样的!”Holan盯着我淡叹道,“你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看的木偶,也是有情有义的现实人!”

    我忍不住发笑,但却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有钱人家的傻闺女,觉得自己领悟到了现实,可是这真的很傻的样子,确实不让人觉得讨厌。

    “你又这样笑了?是在嘲讽我吧?”Holan显得很不开心的瞪着我叹道,“算了算了,看在你活下来不容易的份上,我帮你擦洗一下身上吧,免得一会儿萍萍回来嫌弃你了,其实忘了告诉你,萍萍喜欢干净帅气的男生,她跟你不对眼,肯定是因为你现在看起来脏兮兮的……”

    我忍不住嘲讽了一句:“脏兮兮的是她自己吧?”

    Holan愣了愣,随后摇头苦笑道:“不能这样看人的,萍萍以前在国外生活过,所以性格认知都不一样,她很认真的对待每一段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付出自己的身体和青春吧?只是遇到的人不对而已!”

    “这才是真正愚蠢的地方!”我叹了口气道,“不跟你讨论这个,总之用身体去试探青春一次又一次的女人,怎么可能收获得到心目中可望而不可及的圆满爱情呢?”

    “你说得有道理,但我依旧觉得你对萍萍有偏见……”Holan撇了撇嘴,走过来扶着我朝浴室里走去。

    片刻后,当看着她蹲下去连我的裤子都要褪下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逼了一下:“呃……等等……你该不会是要帮我擦洗全身吧?”

    Holan抬头看着我,表情羞涩的苦笑道:“我都这样了,你觉得呢?不要让彼此尴尬哦……”

    我看着她羞涩脸红的样子,竟然自己也难得扭捏起来:“这……不好吧?”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