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迅速小说 > 琼台月行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第1/2页)
  
  这日清晨,月吟早早就起了,卧床休养大半月后,她总算是痊愈了,准备打扮后去淳化堂拜见老夫人。
  
  玉瓶玉盏伺候着梳妆,月吟目光透过窗楹,正认真望向窗外,檐下巢中的雏鸟嗷嗷待哺,两只春燕将衔来的食物喂到雏鸟口中。
  
  月吟看得入迷,唇上扬起一抹笑意,连碧绿色披帛垂落地上也浑然不觉。
  
  玉瓶挽好发髻,拾起地上的碧色披帛,问道:“姑娘在看什么呢?”
  
  “看,巢中那一家子,多幸福。”
  
  月吟伸手,指向窗外,眉眼间是一抹柔情。
  
  她今日穿了身碧色衣裙,清新婉丽,鸦青长发如一帘瀑布披散在身后,碧色丝绦束着浅色上衣,纤腰盈盈,身姿窈窕。
  
  恰似一幅娇弱美人赏景图,美艳恬静。
  
  只不过病愈后,她身子清减了一圈,巴掌大的匀净小脸更小了,腰如弱柳扶风,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惜。
  
  玉瓶敛了目光,她心里惋叹,月吟姑娘身世凄苦,四岁时生父去世,生母至今下落不明,此后便被夫人收养。
  
  月吟姑娘在扬州柳家时就寄人篱下,也是个苦命的人,和她家姑娘各有各的不顺。
  
  而今她家姑娘遇难殒命,定远侯府寄人篱下的日子又不好过,月吟姑娘无依无靠,所念的事情一时间也难有进展。
  
  收拾完毕后,一行人离开皎月阁,穿过几处花园,在那岔路口,遇见了同去淳化堂请安的谢氏二房夫人及六姑娘。
  
  月吟乖巧行礼,“二舅母,表妹。”
  
  二夫人看见月吟倒是有几分差异,她蹙了蹙眉,明显是不喜欢月吟,与她淡淡打了个照面便牵着十岁的女儿走到前面去。
  
  望着前面的背影,月吟轻轻摇头,心里不是滋味。
  
  老侯爷有三儿五女,如今的大房和三房是老夫人所出,二房那位由妾室所出的谢二爷与柳婉星母亲芸娘是亲兄妹,老侯爷故去后,爵位由嫡长子继承。
  
  照理讲,二房与她亲些,可二夫人的冷眼与不屑,那眼神宛如看乡下来的穷亲戚一般,嫌弃。
  
  这段日子以来,反倒是大房的大夫人和三房的三夫人待她和善些。
  
  月吟敛了思绪,落在二夫人后面的她自是不会上赶子去贴冷脸,将步子放慢了些。
  
  月吟嘀嘀咕咕听见二夫人跟女儿说话,不外乎是长辈们那些事。
  
  当年伯母遇见进京赶考的柳父,两人一见钟情,那时的柳父就是个寒门书生,赶考中是中了,但却任扬州某县的小小县令,老侯爷与老夫人自是不答应这门亲事,但伯母执意要嫁给柳父,有次与柳父私下见面后传出了一些丑闻,害定远侯府丢了颜面,老侯爷勃然大怒,老夫人寒心。
  
  到后来,伯母嫁给了柳父,去了扬州,却与侯府断了往来。
  
  一晃十七年过去了,斯人已逝,恩怨仍在。
  
  这些月吟知道个大概,更懂要留在侯府的艰难。
  
  入了淳化堂,尚未进老夫人屋子,月吟在外面等婆子通禀时,便听见里间热闹的声音,待她由林嬷嬷领进里间,三房的夫人们和几个孙辈都来了,座椅分列在床两边,正陪老夫人说话。
  
  老夫人靠在床头,手里捻了串佛珠,戴了条黑绒缀珠抹额,昏迷时凹陷的脸颊饱满了些,气色也比先前红润了,但精神还是不太好。
  
  没有祖孙相见的喜乐融洽,老夫人双唇紧抿,正神情凝重地打量这突然出现的陌生少女。
  
  一时间,里间热闹的气氛降了下来。
  
  月吟谨小慎微,担心惹老夫人不快,不敢靠太近,只在座位的最末端行礼拜见,“外孙女请外祖母安。”
  
  长辈未说起身,她便维持着行礼的姿势。
  
  “老夫人,这便是扬州那位,”林嬷嬷候在老夫人身旁,小声说着,“您病着时,常来伺候。”
  
  老夫人又定定地看了看,面上毫无波澜,默了一阵才让她起身。
  
  月吟起身后分别拜见屋中坐着的三位舅母。
  
  大夫人笑着点头,她乃参知政事嫡女,端庄稳重,掌一府中馈,雷厉风行,待人接物自有一套,谢氏族人无比对其称赞。
  
  二夫人许是碍于在老夫人面前,不再如园子里那般冷眼,扯了个笑出来。
  
  三夫人是宣平侯的表妹,气质如兰,年轻时是名动京城的才女,一身的书卷气让人如沐春风,这厢待月吟拜见后伸手扶她起身。
  
  三夫人跟前五岁大的女儿谢漪韫偷偷望着月吟,被她发现后又不好意思地将头藏进三夫人怀里。
  
  待拜见完一众长辈,月吟几个与平辈分的表哥表姐表妹互相行礼。
  
  “表妹刚来不久就病了,如今身子可好些了?”
  
  独属于少年真挚热烈的嗓音响起。
  
  说话的是二房孙辈的谢沅,定远侯府的三少爷。
  
  二房孙辈中有两儿一女,二少爷谢潭从武,在军营任校尉,这段日子在军营,已有三日没归家了。
  
  而面前这位三少爷,年纪与柳婉星相仿,还有半年才从太学完业,性子如他这神赤色衣裳般火热情开朗,一张嘴巴能将人逗来笑得合不拢嘴,适才屋中的热闹气氛便是他在讲笑话逗老夫人开心。
  
  月吟温声回道:“谢三表哥关心,婉星身子已经无恙了。”
  
  她养病期间,这位三表哥时不时差人送些解闷的小玩意来,月吟对他印象还不错。
  
  屋中一众人里,月吟跟谢漪澜还算熟,回完谢沅的话后,便低头去了谢漪澜身边站好。
  
  此刻的她,就仿佛是走丢的小兽,懵懵懂懂又小心翼翼,退到熟悉的地方正怯生生观望四周。
  
  谢漪澜拍拍她手,冲她笑了笑,示意她别害怕。
  
  老夫人与三位舅母说话,谢沅偶尔插话逗得老夫人哈哈大笑。
  
  谢漪澜因被大夫人宠着长大,又受老夫人喜欢,性子骄纵了些,间或驳了谢沅的话,无意间提到提到月吟,话题又冷了下。
  
  月吟尴尬,局促地站在屋中。
  
  毕竟在病中,时间久了,老夫人精神不济,众人便散去了。
  
  唯独二夫人有话对老夫人说,单独留了下来。
  
  月吟总感觉二夫人要说的话与她有关,离开时心神不宁,步子也慢了下来,渐渐和前面的人拉开距离。
  
  她真想寻个借口回屋偷听。
  
  这厢,三夫人牵着女儿走到月吟身边,关切问道:“近段时间可还咳嗽?嗓子舒服没有?”
  
  月吟浅笑,回道:“前阵子常咳嗽,一咳便停不下来,连带着小腹也扯得疼,跟受刑一样,多亏了三舅母送来梨膏,我接连喝了几日,咳嗽可算是好了。”
  
  “有用便好,”三夫人说道:“春来气燥,喝些梨膏润嗓子,我那还做了几瓶,改明儿叫丫鬟给你送了来。”
  
  月吟受宠若惊,连连道谢。
  
  在这侯府中,她不被亲舅母待见,反而是大舅母与三舅母待她和善,尤其是三舅母对她格外照顾。
  
  想到这里,她感慨万千,眼眶渐红。
  
  五岁大的谢漪韫柔软的小手握住她手,童声稚嫩,轻柔而温暖,“表姐姐,不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程西傅铭煜 夜的命名术 我的成神日志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张浩朱允熥 穿书七零:我有一栋百货大楼徐婉宁顾俊 三寸人间 腐蚀国度 扮乖 洛青舟秦蒹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