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迅速小说 > 琼台月行 > 1 第 1 章

1 第 1 章

  1 第 1 章 (第1/2页)
  
  阴霾的云团散去了。
  
  绵绵春雨方才停歇,苍翠欲滴的竹叶尖还淌着水珠。微风摇动,莹润的水珠砸落亭外水缸,泛起一圈涟漪,惊得水缸中的鱼儿潜藏进了睡莲叶底。
  
  雨后连空气都萦着湿冷的濡意,这确实不是出游的好时段。
  
  然而竹林深处,八角亭中年轻的男子正在抚琴,目光却凝在伴随琴声翩翩起舞的少女身上。
  
  少女身姿曼妙,紫色纱裙飘扬,玉肌莹白如冰雪,宛如潋滟水池上采莲的仙女,凌波而舞。
  
  悠扬的琴声戛然而止,少女也停了动作,愕然片刻后拎着裙裾,朝他缓缓走来。
  
  紫色裙裾逶迤,未穿绫袜的玉足若隐若现,纤细脚踝上系的红绳更衬雪肌。
  
  少女袅袅婷婷,跪在蒲团上,逶迤在地的裙裾遮住莹白双足,一双柔软白皙的手掌搭在他膝上,抬头而望,那妩媚的眸光似化不开的柔情,涟涟生波,惹人心绪微荡。
  
  少女白皙的额上渗出层薄汗,红唇轻|喘,芙蓉娇颜,尽态极妍。不得不承认,她生得极美,是个妩媚祸水。
  
  鸦青色长发尚未绾起,发尾顺着盈盈细腰倾落,垂在他不染纤尘的白衣上。
  
  儒雅端坐的男子拨开那乌发,露出少女如霜欺雪的玉颈,温热的指腹便停在后颈,似要推开她。
  
  “公子,你是喜欢的。”
  
  少女伏在他膝上,眸光潋滟,嗓音黏腻得宛如刚停歇的绵绵春雨。
  
  他不言,目光逡巡在她娇妍的面容上,又一寸一寸挪动,凝在她莹白耀眼的纤颈上。
  
  紫色裙袍宽松,她肩头微动,衣袍滑落至腰间,纤薄的肩比雪还白。
  
  背上的蝴蝶骨似玉蝶扇动翅膀,欲挣脱小衣系带的束缚。
  
  少女握住他搭载琴弦上修长的手指,忽地探起身子,毫无征兆地吻上他唇。
  
  紫裙逶迤交缠,春光旖旎。
  
  风动吹罗裙,好来撩人心。
  
  “咔哒”一声,琴弦骤断——
  
  谢行之也从梦中醒来。
  
  此刻已是天光大亮,入眼便是头顶的素色罗帐。
  
  不是后院竹林,也没有那常来梦里的少女。
  
  谢行之阖眼,修长的两指重重地捏了捏眉心,可那馨香犹在。
  
  不,他不喜欢。
  
  是她常入梦中,乱他心神。
  
  是个有手段的女子。
  
  谢行之起身,去桌边倒了杯水。
  
  壶中的水早已凉透,却是正好。
  
  大抵是屋子里有了动静,外面守着的正德低声问道:“世子,您醒了?可准备洗漱了?”
  
  “进。”
  
  谢行之放下空杯。
  
  话音刚落,正德推门而入,身后紧跟着端了热水以供洗漱的小厮。
  
  谢行之凝了一眼,却道:“备水,沐浴。”
  
  嗓音尚能听出些许喑哑。
  
  正德尚未细想便被这突如其来的吩咐弄得微愣。世子昨夜在大理寺审理案子,夜半过后才回府,虽然时辰已晚,但素来爱干净的世子还是沐浴后才歇息的。
  
  昨夜刚洗了,怎么今早…又洗?
  
  小厮去厨房备水,这厢谢行之已走到一旁,拿香匙一拨,铜兽香炉中恼人的袅袅轻烟至此终中断。
  
  室内浓郁的熏香随风减淡。
  
  “几时了?”
  
  谢行之去架子边净手,一根根将手洗干净。
  
  “临近辰时三刻。”
  
  正德顿了顿,看眼自家世子冷峻的面庞,又说到:“表姑娘昨日入府的时候,世子不在府上,夫人说,毕竟表姑娘住在咱大房,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得让表姑娘见见您。”
  
  表妹?
  
  那从扬州接回来给祖母冲喜的表妹?
  
  谢行之眉心微动,濯手的动作停顿下来,水波微荡。
  
  温热的水在手心漾开,又穿过修长指尖,尤似梦中少女的抓握。
  
  谢行之烦躁地拧眉,手离了盆,从正德手里拿过锦帕擦拭。
  
  室中气氛极低,正德没敢再提,低眉顺眼去了净室备水。
  
  大抵是……世子也不喜表姑娘?
  
  也对,世子常伴老夫人左右,温润孝顺,是老夫人最得意的孙儿。表姑娘那庶出的母亲,当年做出那样的事情,让定远侯府颜面扫地,生生将老夫人气病了大半月。
  
  自那件事后,定远侯府便和表姑娘母亲断了关系,如今将表姑娘接回府,难免旧事重提,京城的世家贵族恐怕又会在背后议论。
  
  ===
  
  风吹梨花落,遥知不是雪。
  
  此刻,院子里两名婆子拿着扫帚,正凑在一起说闲话。
  
  “得亏我们在定远侯府的日子久,知晓些辛密。我敢打赌,那从扬州来的表姑娘在咱们侯府待不过一个月。等老夫人平安醒来后,也许是翌日,这表姑娘就会被送回去。”
  
  另一婆子点头,附和道:“可不是,表姑娘如今有十六岁了吧,老夫人也有十七年没和五姑娘有往来了,如今这咱们侯府里怕是没人待见表姑娘,估摸着都想快些将她打发走,省得看着闹心。”
  
  “里头那位还以为是被接回来享福的,”婆子讥笑道:“倘若不是老夫人昏迷不醒,又恰好表姑娘的八字好,众人实在没辙才把人从扬州接了回来。”
  
  “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更何况她摊上那么一个娘。你看她穿得寒酸,估摸着在扬州那边是受苛待的份。”
  
  月吟正欲出门,便听见院中的两名婆子在说闲话,脸上的窘迫被逐渐被愠色代替。
  
  胡说八道!
  
  她昨日一身行头,是柳婉星年初选给她的新衣,一点也不寒酸。
  
  柳婉星便是定远侯派人从扬州接回来的表姑娘。
  
  然而定远侯府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千里迢迢接回来的人,是个冒牌货。
  
  她不是侯府接回来表姑娘。
  
  真的表姑娘,再也回不来了。
  
  “就连她如今住的阁楼,也是大师算好了的。她那命格最适合住在老夫人院落的东北方向——皎月阁。这不,大夫人便将空闲的阁楼收拾出来,给她暂住。”
  
  婆子说着,抬头往阁楼上看,正巧与听闲话的月吟打了个照面。
  
  两名婆子吓得脸都白了,忙低头,拿着扫帚分散开来,心虚地低头干活。
  
  “走吧,去老夫人屋里伺候着。”
  
  月吟像是没听见一样,对身后的丫鬟说道。
  
  月吟拢了拢披风,神色淡淡地从阁楼上下来,行至那说得最欢的婆子身旁,她脚步慢了下来,目光一直凝着那婆子,不再是寄人篱下的怯懦模样。
  
  谁也不能说柳婉星的坏话,也不可以嚼伯母的舌根。
  
  不可以。
  
  气氛骤降,那婆子闷头干活,丝毫不敢抬眼。
  
  须臾后,待这颇沉的气氛散后,那婆子松了气,额上已渗了层薄汗。
  
  月吟出了皎月阁,往老夫人院中去。
  
  丫鬟玉瓶低声絮絮道:“早知是来冲喜的,当初在扬州时,咱们就不该认下这身份,让他们败兴而归。”
  
  玉瓶是跟着月吟从扬州来的,是柳婉星的贴身丫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程西傅铭煜 夜的命名术 我的成神日志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张浩朱允熥 穿书七零:我有一栋百货大楼徐婉宁顾俊 三寸人间 腐蚀国度 扮乖 洛青舟秦蒹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