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迅速小说 > 诗仙小贵婿 > 第一百九十章大醉吟《水调歌头》

第一百九十章大醉吟《水调歌头》

  第一百九十章大醉吟《水调歌头》 (第1/2页)
  
  江寒将毛笔掷给了许月眠后,便举头望着栏外的月色。
  
  众人看着他这个醉醺醺的状态,都是面带嘲笑之色。
  
  “明月几时有?”
  
  江寒拿起邻桌的酒盏,举杯问月:“把酒问青天。”
  
  许月眠诧异抬头,看了江寒一眼,这两句通俗易懂,却给人一种豪迈的感觉。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江寒带着浓浓的醉意,开口吟道。
  
  面带嘲笑的弓天绝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心中隐隐的不安。
  
  这两句,有些意思……礼部邱侍郎惊讶了一下。
  
  江寒声音抑扬顿挫:“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长声吟着,江寒依旧醉态惺忪。
  
  那些夷国读书人原本还面带嘲笑,想看江寒出丑,听完上半阙后,却都是脸色大变,目光惊骇的看着江寒。
  
  而弓天绝脸上彻底失去了笑容,手掌甚至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弓天绝本身也是才华横溢的,普通的词不会让他动容,但这半阕词却实在太好太好。
  
  为江寒记词的许云愁忍不住抬头看着江寒,这仅是词的上半阙,可虽只有半阙,她也这半阙词的意象所震撼。
  
  大虞文人相视惊骇,一个人在大醉之下,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词?
  
  江寒继续扬声吟诵,他的声音充满了情感:“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许多文人听到这里都产生共鸣,是啊,月若没有恨,为何总在离别的时候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当江寒吟诵出此句时,弓天绝的身体在颤抖,他明白,自己输了,自己的那首词跟这一首比起来,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最让他感到惊骇和挫败的是,江寒明明是大醉的状态,为何还能作出这么好的词?
  
  待江寒吟完,现场死寂一片,竟无人说话,都沉浸在这首词的意象当中。
  
  许云愁咀嚼着这首词的意象,抬头看着江寒。
  
  他就站在月下,背影说不出的萧条,好似有着莫大的伤心事。
  
  ……
  
  一开始,江寒只是想抄苏轼这首名扬千古的《水调歌头》,但在看着月色,吟着词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故乡。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以前读《水调歌头》时只觉得好,如今再读,才能感受到这首词的寂寞和心酸。
  
  他的神情说不出的寂寞,分明是少年人,却给了许云愁一种沧桑的感觉。
  
  许云愁心里最软的地方没由来的颤了一下。
  
  “好词!好词!”
  
  礼部邱侍郎击掌叫道,满脸振奋之色。
  
  这首词实在太好太好了!和弓天绝,徐风吟两人的词一对比,高下立判。
  
  这个江寒,当真是才华盖世!
  
  他来到许云愁身边,拿起她写的《水调歌头》,又看了一遍又一遍,忍不住念了三四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就扑倒男神 夜的命名术 我的成神日志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张浩朱允熥 穿书七零:我有一栋百货大楼徐婉宁顾俊 三寸人间 腐蚀国度 扮乖 洛青舟秦蒹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