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白袍踏雪 > 第二卷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一百一十四章 狼之爪
    子时,青鸾宫。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微生焕猛地回过头,看向许云,而后者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身拱手道:“殿下有何吩咐?”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感觉就像是地面在震动一样。”微生焕皱着眉头,疑神疑鬼地左顾右盼。

    许云似乎也感到了什么不对,他猛地跺了跺脚,随即蹲了下来,轻轻叩打着地面,只是方才那若有若无的震动感也随之消失了。

    微生乔往微生焕身边靠了两步,忐忑道:“地震?”

    许云挠了挠头:“不像,也许是错觉吧。”

    微生乔秀眉微蹙,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我听父皇说过,他每到晚上也会经常感觉地面有微微的震动感,常常扰的他睡不着觉。”

    “陛下最近也精神不太好,出现一些幻觉也不奇怪。”许云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微生乔张嘴欲言,她本想说其实父皇精神好着呢,但话到嘴边,又觉得天机不可泄露,便生生地把话咽了下去。

    今夜宫中大乱,微生焕与微生乔二人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欲要询问,但守卫也不明所以,知道的也不肯细说。虽说微生乔是自由之身,但微生焕自然不可能放她一个人乱跑,二人正焦急间,便见到许云领了一队血旗军赶了过来,并详细地向他们说明了缘由。

    微生焕虽觉得宇文烈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关于墨君与天心宗的关系,他自己也说不清,因此不好反驳;而微生乔也只知自己的父皇对墨君有着绝对的信任,其他什么也是一概不知内情,但有一点她能肯定的是,宇文氏绝对包藏祸心。

    于是微生乔正欲试图说服许云带他们去一趟养生殿之时,忽感脚下似乎有轻微的震动,于是便有了方才的那一幕。

    不过这事也不值得她细究,当务之急还是要说服许云才是。

    微生乔久居宫中,对许云这个年轻的血旗军副统领还是有些好感的,认为此人做事认真负责,人品无可挑剔,长相白净端正也算得上是一名俊秀青年。

    微生乔常常听得宫中的侍女们闲聊,她们一有空便会谈论起哪个将军公子如何如何,譬如什么长相、品行、修为甚至于一些轶事。印象之中出现最多的是大将军,接着便是司空望,然后是宇文宏……扳指一算,许云居然能排得进前五,也算是难得了。

    一言概之,就是微生乔认为许云此人还是值得信任的。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许将军,你觉得大将军这人如何?”

    微生焕惊讶地看向自己的小妹,不知她突然间又要搞哪出。

    许云也愣了一下,虽不解太平公主为何有此一问,略一思索,还是认真地回答道:“大将军此刻虽身陷囹圄,但凭下官前些日子对大将军的接触与了解,大将军绝非乱臣贼子,若说他叛国,说实话……”

    “下官难以苟同。”

    微生乔两眼一亮,突然有些兴奋,又问道:“那许将军觉得齐王叔叔如何?”

    许云毫不犹豫道:“齐王殿下的为人世人皆知,公主殿下就不必多此一问了。”

    “那许将军觉得我大哥如何?”微生乔捏紧了小粉拳,愈发兴奋。

    微生焕脸一黑,但他不敢瞪小妹,于是变相瞪着许云。

    “这……”许云苦笑一声:“当着面,不太好吧。”

    “但说无妨!”微生乔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似乎想要掌控场中的主动权,而她这口吻倒也跟那些喜欢评论他人的老儒生有几分相像。

    许云无奈道:“至少在下官看来,大殿下并不像是那种无父无君之人。”

    微生焕暗暗松了一口气,忽然有些感动,虽说许云没有夸他,但此时此刻这种评价对他来说已经相当受用了,至少让他觉得这宫中还是有人相信他是无辜的。

    “这就对了!”微生乔一拍手,步步紧逼:“那许将军觉得太尉大人与太师大人为人如何?”

    许云再次毫不犹豫地答道:“皆是志虑忠纯的国之栋梁。”

    微生乔一滞,感觉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脚底,瞪着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许云,顿生一股怒意。

    这人脑子有坑,看谁都是好人!

    微生乔满腹的草稿都化为了泡影,一时之间变得有气无力,提不起精神。

    “小妹你怎么了?”微生焕察觉到了一丝端倪,关心地询问道。

    微生乔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自己的大哥,而是直勾勾地盯着许云,直到后者那木讷的神情换上了惶恐之色,如松般挺拔的身躯有些畏惧地往后缩了缩之时,这才开口劝道:“许将军,宇文氏不可信任!”

    许云皱眉道:“公主殿下何出此言?”

    “这并不只是本殿下的意思。”微生乔满脸严肃之色,一字一句道:“这是父皇的意思!”

    许云一愣,低头沉思,眼中似有异色。

    微生乔嘴角扬起一抹浅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不信的话……咱们去一趟养生殿如何?”

    恍然大悟的,去追寻真相;

    陷入迷茫的,举步维艰。

    养生殿内,二人还在对峙。

    “梦,是欲望?”墨君垂下了眼帘,似乎在思索着不动明王的回答。

    而不动明王昂首而立:”“不错!我的梦,便是我想要做的事!”

    墨君突然笑了一声:“那你想要杀了我?”

    不动明王回以冷笑:“是又如何?你的梦不也是这个意思么?”

    墨君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睛,他迷茫了。

    在他的梦中,明明是贪狼杀了自己,但回过神之时,自己却变成了贪狼,显然这并非是预兆,更不是所谓的欲望,难不成这是陛下口中所说的,梦是自己担忧的事?

    “我在害怕被贪狼所杀?”

    “我在害怕自己就是贪狼?”

    还是……

    墨君僵在了原地,不动了。

    宇文烈大喜过望,吉利也趁机回过来一口气。

    方才墨君那一剑,虽极为凛冽,用个好听点的说法来说,便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但本质上还是偷袭。因此那一拥而上的众修士顷刻间便被一剑毙命,好在吉利留了个心眼,匆忙招架之时还是挡下了这一击,却也受了不小的伤。

    若墨君或是那两名影卫趁机来攻,吉利自谓是招架不住,但对方不知是出于大意还是自负,给了他喘息的机会,让他调整了过来。虽说已不是全盛状态了,但发挥出平时七、八分的水准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这一番下来,同样也给了不动明王机会。

    “不动明王,趁现在!”宇文烈对着不动明王低声喝道,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趁现在?”不动明王语气暧昧道:“趁现在做什么?”

    宇文烈气急:“你不是号称除了天机世上无人是你的对手吗?还不趁墨君发愣之时拿下微生昭的人头?”

    不动明王嬉皮笑脸道:“没想到这宫中还有隐居的高人,皇帝老儿身后的那两名影卫不简单啊,本尊不是他们的对手。”

    吉利闷声道:“算上老夫呢?”

    不动明王摇摇头道:“也不行。”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么栽在这里?明明就差一步了!”宇文烈怒瞪着不动明王,似乎是在暗恨他的无能,几欲破口大骂,但一想到此刻的形势,自己还得仰仗眼前这人,于是便忍住了。

    见不动明王仍旧是没反应,宇文烈扭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大门,暗暗地碰了一下身旁的微生绍,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你们信不信,只要你们敢稍微妄动一下,墨君的剑便会架在你们脖子上。”不动明王出声提醒道。

    微生绍刚刚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欲哭无泪。

    宇文烈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狠狠地瞪着不动明王,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不对不对!”不动明王竖起食指晃了晃,摇头道:“是你们该怎么办,别把本尊算进去。”

    “你!”宇文烈闻言以为不动明王要丢下他们自己跑路,顿时怒不可遏,痛斥道:“你想丢下我们自己跑?可笑!你觉得这种情况下凭你还能跑得掉?你连那两名影卫都敌不过,还妄图从墨君的剑下逃出一条生路?咱们的大将军对你可是惦记的紧!”

    “错了错了!”不动明王摆摆手,再次纠正道:“本尊可没说过要夹起尾巴逃跑,至于你们嘛……担心自己便是了。”

    “老夫敬你一声大尊者。”吉利皱起了眉头,不悦道:“但你也得知此刻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若不同心协力,你我下场皆唯有一死。”

    吉利心中冷笑,他觉得不动明王大概是嫌弃带着宇文烈和微生绍不好逃脱,欲将此二人作为弃子好掩护自己逃跑,所以便在这扯东扯西,试图混淆他们三人的试听,但大难临头之际想要各自飞,只会更容易被逐个击破。

    因此他想要提醒不动明王,别动些歪心思。

    “一条船?”不动明王轻蔑地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本尊什么时候跟你们这帮蠢货搭在一条船上了?”

    “你什么意思!”宇文烈大声质问道,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砰砰直跳。

    下一刻,他的眼前一花,一道剑光闪过。

    吉利双眼圆瞪,怔怔地低下头,他看到自己的胸口赫然出现了一把剑。

    剑锋,弥漫着黑气,剑尖,滴着血。

    滴答。

    滴答。

    血落地的声音,像是地狱而来的催命声,一字一句宣判着他的死刑,同时也在宣判着微生绍、宇文烈的死刑。

    吉利难以置信地看向不动明王,而后者,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冷笑。

    “就是这个意思!”

    与此同时,养生殿外笼罩的黑雾,散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