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白袍踏雪 > 第二卷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六十七章 夜不语
    夜幕垂了下来,但太安街道上的火光,却映的天空发亮,好似白昼。纵横交错长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各地酒楼茶馆的筵席从内厅摆到了门外,宾客往来,络绎不绝。浮光之下,好似一片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景色。

    即便是在太安这等大都城,如此热闹之景也不多见,上一次好像还是在元宵佳节。

    明月楼内,梅三娘刚刚登台唱了一首小曲儿,施了一礼便款款退下,引得满堂喝彩,掌声连连。

    今晚明月楼倒是放宽了要求,在这个大吉的日子里,也是讨个喜头,普通的百姓也不需要交几个钱,便能在一楼的大厅外的酒桌坐上一坐,欣赏一番这皇城最高等青楼女子的表演。

    因此这偌大的大厅中,从里到外排满了人,几乎都是以前从来没逛过明月楼的生面孔,来得晚的更是自己搬了张凳子强行挤进厅外的流水席,惹得一干人怒目而视,却又无可奈何。因此这人一多,好酒好菜一上来便被瞬间扫空,虽说有些遗憾,但他们并不是为了吃而来的。

    这些人里大多没有见过那名动京师、云仙阁所列红粉榜的第一美人,花魁梅三娘,他们挤破头皮也只是为了一睹她的风采。

    当然,明月楼在那圆台上拉起了帷幕,虽说有梅三娘的表演,但这些人也只能远远地看一道影子,听听声音罢了,不过却也很满足。

    苏瞻觉得今晚是个绝佳的机会。

    他是洛城太守苏鸿的儿子,也是礼部尚书苏升的侄子,家中环境还算不错,而他自己也比较争气,殿试名列一甲,夺得魁首,光耀门楣。

    陛下夸赞了他一番,将他录入了翰林院,平日里有机会参与朝政不说,为陛下起草诏书的职务也落在了他身上,可谓是年纪轻轻,前途无量。

    苏瞻年轻有为,富有诗书之气,兼之长得还算不错,年少时在洛城便已是风云人物,以才子之名畅游,整个司州里,除了那些当世文豪,年轻一辈几乎没人能与他争锋,因此难免有些心高气傲。

    苏瞻住在伯父苏升家,结交了许多富家公子,其中便包括杨家和宇文家的人。平日里没事也会跟着去明月楼逛逛,喝点小酒。虽说表面上要拍这些人的马屁,但他骨子里还是看不起宇文宏他们的,总觉得这帮人并不如自己。

    不过有一点让他佩服的便是,宇文宏却是是路子广,什么人都认识,就连这明月楼的花魁,也能请过来陪酒。

    苏瞻见过很多风尘女子,也曾经暗暗嘲笑过那个什么劳什子红粉榜,天下第一美人也纯当是个笑话。他认为女子虽美,但还没有谁能达到真把男人的魂勾走的地步,那些不过是文人戏子夸张的手法。

    或者说,要么就是那些男的蠢。

    苏瞻抱着好奇与期待之情,终于在宇文宏的引荐下见到了梅三娘,最终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蠢材。

    于是他绞尽脑汁,为梅三娘描尽风花雪月,悲欢离合,试图让才子佳人的戏目上演在自己身上,但最终也只是博得梅三娘浅浅一笑,道一声“公子才高”。

    苏瞻握紧了拳头,他这才明白那些风言风语是真的,梅三娘心里已经住了个人,那个人叫墨君。

    真是碍眼。

    一日酒桌上,宇文宏神色微醺,狠狠地夸赞了一番梅三娘,随后半真半假地说了句“要是这世上没有大将军多好”,苏瞻借着酒意,居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注意到梅三娘的表情,一声干笑,似有怒意。

    苏瞻慌了,他决定挽回自己的错误,而今夜便是最好的机会。

    朝中一干大臣的公子,包括宇文宏在内等人尽数去了寿宴,他的伯伯也去了,但他还没有这个资格。也就是说,今晚那些有能力见到梅三娘的公子老爷们,一个都不在!这是两人独处的时机。

    苏瞻见梅三娘下了台,心神一动,加快了脚步,急忙往里院赶。

    看院的守卫认得他,并没有拦着,苏瞻越过一间间厢房,往最里面独立的小院中走去,心里酝酿着说辞。

    随后他看到了前方似乎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恍若鬼魅,吓得他一个趔趄,几欲摔倒。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了。

    “贼?采花的那种?”苏瞻摩拳擦掌,心道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于是蹑手蹑脚地摸了进去,只见两道模糊的身影立在院中。

    苏瞻定睛一看,其中一道正是令他魂牵梦萦的梅三娘,而另一个……

    “司空望?”苏瞻一愣,这人他也认识。

    院中,梅三娘正独自观赏着美景,突然感到身边一道劲风,随即手腕一转,灵气翻涌,抬手之时也是愣住了。

    “司空公子?”

    “听着,本公子既然有能力潜进这明月楼里,要对你怎样也是易如反掌,你最好老实点。”司空望看着梅三娘缩回了手,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公子有何指教?”梅三娘脸色有些难看,她不知为何司空望会出现在这里。

    “最近城里对那家伙不利的流言,你知道吧?”

    梅三娘想了想,他口中的“那家伙”似乎就是墨君,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喜欢那家伙对吧?”司空望又问道。

    梅三娘脸色微红,小退了几步,张了张嘴,虽不知司空望为何有此一问,但还是害羞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跟宇文家是什么关系,但本公子奉劝你一句,有些事还是别再做了为好。不然那家伙知道了,他会怎么想?”

    “司空公子此话何意?”梅三娘脸色变得惨白。

    司空望“哼”了一声,冷冷道:“你是个聪明人,既然跟宇文宏混在一起,就应该知道此刻朝中的局势。若那些流言是真,宇文家与那家伙必定就是敌人,你觉得到时候他们会放过墨君?”

    “奴家听不太懂。”梅三娘强作镇定,挤出一张笑脸。

    司空望见状,也不再多说,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临走时留下了一句话。

    “本公子言尽于此,你既然喜欢那家伙,就应该知道有些事该怎么做,否则……”

    “否则什么?”梅三娘惨笑一声,她何尝不明白,有些事情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不远处的苏瞻目光闪烁,阴晴不定,他没听到两人在说些什么,但他知道司空望跟墨君关系很好,这就够了。

    不过自己也还有正事要办,于是假装无事发生一般回到楼内逛了几圈,便再次折返到梅三娘的院子里,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三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